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歸宿

一秒記住【 ..】,!
 一百年不見,當年的大術士已經窮成了這個樣子。當初還是是廣仁和徐福謀劃,把他坑進來的。白發大方師心里有了愧疚之情,輕輕的嘆了口氣之后,從懷里面摸出來三枚西洋金幣,放在了上善的手里,說道:“我也沒有準備什么,這是我在土耳其游歷的時候,留下的幾枚金幣。算是給如來的一點香火錢……”
 大和上喜笑顏開的接過了金幣,隨后換了一張面孔對著廣仁說道:“還是大方師你想的周到,怎么還站著呢?坐下說,坐下說嘛……”說話的時候,上善從佛像下面臟乎乎的帷幔里面摸出來一個已經看不出來什么顏色的蒲團,放在了大方師的腳下。
 看著從廣仁身上得到了三枚金幣,大和上笑瞇瞇的看著吳勉和百無求,隨后繼續說道:“歸不歸那個老家伙怎么沒來?是不是去采辦什么禮物了?他什么時候這么見外了?直接給香火錢就行,拿什么東西……”
 “大和上,你這是想瞎了心,老家伙和任老三去外洋浪了,估計你這輩子是見不到他們倆了。別說老子是空手來了,這還有幾個銅子,你拿去買咸菜吧。”說話的時候,百無求從懷里摸出來一把銅子,塞進了大和上的手里。歸不歸臨走之前倒是給它留下了不少的金子,只是這次是臨時起意來的同佛寺,吳勉和百無求身上都沒帶多余的錢財,到了這里的時候,錢財基本上也花干凈了。
 上善臉上雖然盡是不滿的神情,還是舍不得這十幾枚銅錢。塞進了懷里之后,不在理會吳勉和百無求,只顧著對廣仁說道:“幾年不見,大方師你還換上了西洋鬼子的衣服,看著還是顯年輕……我這廟小,平時也沒有什么善男信女來進香。沒準備茶水什么的,慢待大方師了……百無求你給佛爺老實待著!把佛像弄壞了你賠不起!你說說歸不歸哪個老家伙怎么和任叁去的外洋?是不是你們鬧掰了?說出來也讓佛爺高興高興……”
 百無求挨過大和上的嘴巴,知道他的手段自己惹不起。當下將歸不歸是怎么和任叁去的外洋,對著大和上說了一遍。
 聽到那個老家伙竟然帶著任叁去了西洋游玩,而自己還要繼續守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大和上嘆了口氣,說道:“同人不同命啊,這就是佛爺我當年到處吃弟子們的多了,現在守在這里哪也去不了還債。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個頭……”
 “你想離開的話,隨時隨地都可以離開。”吳勉看了一眼大和上之后,繼續說道:“你出去,廣仁進來……”
 “廣仁進來?”上善猶豫了一下之后,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他的術法是被封印了吧?就算他的術法尚在,也鎮不住下面的妖靈。小白臉你進來,佛爺我出去還差不多。你是不是抓住了廣仁,不知道怎么處置了?想把他扔到佛爺我這里,那你真是想錯了,佛爺我的廟小,容不下他這尊大菩薩。”
 大和上看穿了吳勉的心思,笑了一聲之后,繼續說道:“當初佛爺或許是被他們師徒倆坑進來的,不過在這里待了二年之后,心也跟著靜了下來。沒有了長生不老的身體,在這一方小天地里活著,不問外面的俗事,也別有一番滋味。什么時候熬到了下面的妖靈死光,差不多也就是佛爺我壽終正寢的時候。佛爺我做過術士、方士,也做過幾天的西洋修士,最后以和上的身份離開人世,也算是大圓滿了……不是我吹,這世上還有誰的經歷能超過佛爺我?”
 聽了大和上的話,吳勉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為上善熬到了下面的妖靈死光之后,他還會服用長生不老藥的。現在想不到他也有了離開人世的想法,長生不老現在以經不流行了嗎……
 “那么久之后的事情,現在誰能說的清楚……”說話的時候,吳勉從身上摸出來一枚長生不老的丹藥來,放在了佛像的面前。隨后對著上善繼續說道:“你如果后悔剛才的話了,這就是后悔藥。百無求,我們來錯地方了,回吧……”
 見到上善以經不是當年的大術士,吳勉也沒了將廣仁留給他的心思。說話的時候,他已經轉身向著大門外走去。見到他們要走,大和上在后面說道:“下次再來的時候,記得別空手……不是孝敬佛爺我的,是給佛祖的香油錢……”
 “下次……”吳勉回頭看了大和上一眼,說道:“那要等到你成佛的那一天了。”說完之后,他回頭繼續向著馬車的方向走去。
 看著他們就要離開的時候,大和上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對著他們三個的背影,繼續說道:“還有件事情,佛爺我差點忘了……你們繞路去一趟昌都,聽前一陣子來進香的鄉民們說,那邊的山上鬧了鬼,死了不少的人。佛爺我不能離開同佛寺,順手的話你們解決這只鬼。他們問起來,你們就說是佛爺我的弟子,奉師命來除魔衛道的。附近的藏民都不來進香了,佛爺我只能靠著岸邊的藏民來供奉了……”
 “你不去調戲人家大姑娘、小媳婦的,自然就有鄉民來上香了!”上了馬車之后,百無求這才回身喊了一嗓子。隨后擔心大和上翻臉,急忙駕駛馬車跑出了同佛寺的區域。
 見到大和上沒有和自己一般見識,百無求這才松了口氣,隨后對著吳勉說道:“小爺叔,咱們是直接回家呢?還是去老和上說的昌都看一眼?”
 “去昌都……”吳勉說話的時候,看了對面的廣仁一眼,隨后繼續說道:“這口氣總是要撒出來的……”
 了卻了昌都的事情之后,因為廣仁的緣故,吳勉他們并沒有回到南京。而是去了歸不歸之前在江西龍虎山上的一座洞府隱居了起來,南京邵家有火山看著,不會出什么問題。只是廣仁要怎么處置,吳勉一時半會還是沒有想清楚。
 他們三個搬過來之后沒有多久,一天傍晚時分,洞府外面竟然出現了一股妖氣。百無求感覺到之后,沖出去片刻便帶回來一只妖物,扔在了吳勉和廣仁的面前:“是老子妖山的小妖,你自己說,妖山出了什么事情?”
 這妖物看著是一個中年男人的樣子,看樣子故意泄露妖氣便是藥引起附近百無求的注意。
 “妖山現在謠傳妖王陛下已經死了,現在幾方勢力蠢蠢欲動,要爭奪妖王大位。我是陛下當年帶出來的,不信陛下已經離世。這才帶著幾個手下犯險下了妖山,來尋找陛下的蹤跡。幸好老天爺開眼,遇到了火山大方師,他說的陛下現在就在龍虎山上,讓我來恭迎陛下回山……”
 “火山告訴你,我們在這里的……”吳勉看了一眼廣仁之后,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隨后繼續說道:“我倒是小看這位大方師了,這才過來幾天,他便已經知道了……”
 百無求說道:“別管火山了!小爺叔你跟著我回妖山吧,這次不弄死幾個,那些小的真以為老子死了……”
auzw.com
 “百無求,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吳勉看了二愣子一眼之后,繼續說道:“妖王是你,不是我。之前百疆、歸不歸替你擦屁股,現在你還要指望我嗎?你是妖王,妖山的事情自己解決。我能做到的,是你如果死在妖山上,我會替你報仇,不過最多也就是這樣了……明白了嗎?”
 這句話說完,百無求呆愣了起來。這些年妖山出事,都是百疆、歸不歸替自己擺平的,后來百疆死后,便是老家伙再做自己的軍師。現在吳勉這么一說,它才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妖王好像只是虛殼,所有的事情都是別人替自己擺平的。
 而且自打歸不歸帶著小任叁離開之后,自己和吳勉怎么相處怎么別扭。百無求是個閑不住的,吳勉卻是喜靜不喜動的。兩個人說話也說不到一起,之前有個歸不歸,百無求還覺得自在,現在和吳勉、廣仁兩個不愛說話的人在一起,百無求都出現了自己和自己說話解悶的征兆。離開吳勉,自己去處理妖山事物,也不能不說是個解脫了……
 “是……老子也應該回到妖山了,老子是妖王嘛。”百無求沖著吳勉笑了一下,隨后繼續說道:“老子這一走,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小爺叔你自己保重吧,小心廣仁跟你動心眼,不行的話直接弄死吧……那什么,你弄死廣仁之后,來妖山住兩天,讓你看看老子是怎么做妖王的……”
 “去吧……”吳勉難得正常的笑了一下,隨后對著百無求繼續說道:“如果你在妖山待不住了,就回來……在我面前,不管是人還是妖,沒有能動你的……”
 “成了!你就瞧好吧……”說完之后,百無求竟然跪在了地上對著吳勉磕了個頭,隨后起來二話不說,帶著來找它的妖物,一起轉身走出了洞府。
 走出了洞府大門的一瞬間,百無求已經淚流滿面,它一邊施展遁法,嘴邊一邊嘀嘀咕咕的說道:“你們都不要老子了……”話音未落,便帶著小妖一起消失在了洞府門前……
 這邊百無求剛剛離開,那邊火山已經出現在了洞府門前。正要對著里面的吳勉說話的時候,白發男人那刻薄的聲音先一步響了起來:“你還真是沉不住氣,百無求剛走你就來了……不過火山你真以為可以帶走廣仁嗎?”
 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氣,跪在地上對著里面的人說道:“我不是來對吳勉先生無禮的,是想代替廣仁大方師,在吳勉先生身邊學藝的。看在我些年來看護邵家的份上,請吳勉先生務必答應。”
 吳勉沒有說話,廣仁的聲音卻響了起來:“火山,我在吳勉先生這里很好,你不用擔心,他并沒有對我不利的意圖。你可以放心,回去吧,這些年來我在海外,將陸地這一大灘事情都交給了你。辛苦了……不過看樣子你還要再辛苦一段日子,什么時候吳勉先生厭煩了我,會把我放出來的。你在外面安心等著就好……”
 隔了百年,終于再次聽到了自己師尊的聲音,火山跪在地上抽泣了起來。他哽咽著搖了搖頭,說道:“師尊在里面受苦……弟子怎么可以在外面逍遙?弟子自愿與師尊交換……吳勉先生你囚禁火山,也是一樣的。我也是方士一門的大方師。”
 “糊涂……”廣仁嘆了口氣之后,繼續說道:“如果吳勉先生想要對我不利的話,我已經不在人世了。吳勉先生只是隱居在這里,留我做個伴罷了。我也偷個懶,將外面的事情都交給你來做,你我性命相連,你活著便知道我無憂,還不明白嗎?”
 “火山,你有點讓我厭煩了……”這時候,吳勉的聲音響了起來。頓了一下之后,這個刻薄的聲音繼續說道:“我留住廣仁,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若再來煩我,我便了結你,到時候廣仁也要因你離開人世。你害他死……這個罪名要按在你的身上,你還不走,真要惹我厭煩嗎?”
 現在火山那里還敢得罪吳勉,對著山洞咳了幾個頭之后,便孤零零的離開了這里。
 火山一走,吳勉有些擔心邵家女人的安危。帶著廣仁出去又不合適,猶豫了一下之后,他想起來《冥人志》當中的修煉神識之法。吳勉的術法已經登峰造極,又有冥人志的指點,三個月之后便煉化出來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神識來。
 神識與吳勉心意相通,也不用囑托,自己離開了洞府,施展遁法去到南京看護邵家女人的安危。有了神識在外,吳勉便徹底斷了離開洞府的想法,和廣仁在這里一待,便是一百多年,直到這個叫做高亮的胖子突然找上了門。
 也是待得有些膩煩,吳勉改名吳仁荻,答應了和高胖子。隨后帶著廣仁一起下山,此時的人世間已經變了一個模樣,汽車在地上跑,飛機在天上飛。就是吳仁荻也想不到世界會變成這樣的模樣……
 到了他那個叫做特別辦的所在。為了留住這位傳說當中的人物,高胖子在特別辦的地下,建造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讓吳仁荻將他的收藏,以及被當作囚犯的廣仁關在了這里。
 吳仁荻也對得起高亮,來到這里之后幾乎將壓著無法處理的案件全部解決掉。也成了特別辦當中另外一個傳說。
 之后特別辦改名民俗事務調查研究局,吳仁荻自己一個人占著六室,遇到旁人處理不了的事情,高亮便會請出這尊大佛。
 民調局還是叫做特別辦的時候發生過一起妖獸赤霄傷人的事情,高亮請出了吳仁荻。這位白發男人有些托大,一把天火將大多數的赤霄燒成了灰燼,卻又一只赤霄逃了出去。
 吳仁荻追趕的時候,被來撲滅山火的軍人發現了赤霄。一頓槍擊之后,將原本就重傷的赤霄打暈,這些軍人以為怪獸已經死了,當下便放松了警惕。將怪物的尸體裝進了火山,要運往北京。
 吳仁荻知道赤霄沒死,不過事情鬧的有些大,在高亮的叮囑之下他沒有露面。等到火車開動了之后,他一直跟在車廂周圍。直到里面響起了槍聲,這才沖到了車廂里面,因為這個案件,開啟了另外一個全新的故事……
 全書完
 skbwznaitoaip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