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都市少年醫生 > 第3151章 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了
    陳一寧準備離開的時候,當著凌若楠的面向羅子凌提了要求。

    他要羅子凌負責好陳曉怡一輩子的生活,而且在負責安排好她生活的同時,不能干涉她婚戀自由。

    他的意思就是,陳曉怡即使再為羅子凌生育子女,但陳曉怡依然可以選擇其他人嫁了。

    對于陳一寧來說,他完全不能接受陳曉怡成為羅子凌的妻子,自己變成羅子凌的老丈人。

    羅子凌和陳曉怡是情人關系,在現在的形勢下他能接受,只要有利益。羅子凌和陳曉怡有了一個女兒的前提下,再有兒子,這個兒子以后會被立為陳家的繼承人,他也接受。陳一寧沒有兒子了,只有陳曉怡一個女兒,陳曉怡所生的兒子,是他的孫輩,他當然會當成自己的親人。如果陳曉怡生了羅子凌的兒子,一直自己撫養,不讓羅家的接手,那完全可以將小孩子撫養成為真正的陳家人。

    而羅家及凌家會因為小孩子而大力幫助陳家。

    如果真是這樣,那對于他來說,好處就很多了。

    非常情況下,陳一寧考慮事情變得更加現實了。

    因此,在和凌若楠談好了大部分事情后,他當著凌若楠的面提了要求。

    羅子凌在和凌若楠交換了幾個眼神后,最終還是答應了陳一寧的要求。

    最尷尬的就是陳曉怡,她不知道怎么表態,最終什么都沒說。

    對于她來說,無論怎么做,她都會很尷尬。

    和羅子凌有了個女兒后,她根本沒想過要嫁人,至少現在,她完全不會去想找個人嫁了。

    如果讓她嫁給羅子凌,她倒是愿意考慮。

    如果以后和羅子凌再有兒女,那她更不可能考慮和其他男人組成一個家庭。

    找個男人當掩護,堵住別人的嘴,不讓其他人說三道四,她倒是愿意做。

    但要她和其他男人共同生活,甚至有親密關系,現在她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陳一寧在提了要求,并得到羅子凌的答應后,也就帶著陳曉怡離開。

    但陳曉怡表示,她還要和凌若楠、羅子凌再說幾句話,一會她自己會回住處,讓陳一寧別管她就是了。陳一寧看了陳曉怡幾眼后,最終還是沒有強求,嘆了口氣后,也就走了。

    傳統意義上的重男輕女其實非常有道理的。

    陳一寧覺得,兒子和女兒就是不一樣。

    一般情況下,兒子肯定會從自家利益角度考慮問題,無論做什么事情,首選想到的就是自己家里的利益,即使在有了女朋友也是一樣。

    但女兒就不一樣了,喜歡上一個男人后,考慮事情的角度和出發點就不一樣了,胳膊肯定往外面拐,甚至會和另外一個男人聯合起來算計自己的家人。

    現在,他算是感受到了這一點。

    陳曉怡的心已經向著羅家,向著羅子凌,這一點他完全不懷疑。

    “還是兒子好!”在車子駛離凌若楠的別墅時候,他又想到了已經死去很久的陳家海。

    一想到陳家海死的莫名其妙,陳一寧心里的怒氣又升騰了起來。

    他依然堅定地認為,羅子凌是殺害陳家海的兇手,更是導致陳家陷入泥淖的罪魁禍首。

    他最想除去的人就是羅子凌,其次是凌若楠。

    他暗暗發誓,只要有機會,他依然會這樣做——想辦法殺了羅子凌和凌若楠,為自己的兒子報仇,為陳家報仇。至于羅子凌和凌若楠所生的兒子和女兒,以后都要讓他們變成陳家人。

    甚至,陳一寧想到了一個非常惡毒的報復計劃,讓羅子凌和陳曉怡所生的兒子或者女兒,出手報復,利用他們毀了凌若楠和羅子凌。他要讓凌若楠和羅子凌嘗嘗,什么叫生不如死。

    陳一寧也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不能信任,陳曉怡很可能會在大是大非面前偏向羅家人,出賣他這個父親。因此,他和陳曉怡之間也只能是相互利用。必要時候,他肯定會算計陳曉怡。

    他要利用陳曉怡做很多事情,通過她爭取到凌若楠和羅子凌的幫助,振興陳家。

    陳曉怡當然不清楚自己的父親在受到刺激后,會有新的想法。

    她留下來,主要目的是帶走還在睡覺的女兒。

    羅晨旸還是挺乖的,晚上睡覺挺早,基本是一覺天亮,中間不會醒過來。

    小東西不鬧騰,讓陳曉怡省了很多事情,撫養小孩這幾個月,她并沒變得憔悴。

    當然,她也想再和羅子凌、凌若楠說點事情,省得他們誤會什么。

    她向羅子凌和凌若楠保證,一定會讓陳一寧遵守雙方的協議,盡可能避免出現麻煩。

    “我們相信你!”凌若楠抓住了陳曉怡的手,輕輕地握了握,再一臉關愛地吩咐道:“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更要照顧好小孩子。有事可以隨時聯系我。我們每天保持聯系,省得有誤會。”

    “謝謝凌姨!”凌若楠的示好讓陳曉怡挺感動,她很真誠地道了謝后,再次表明了心意,“我一定盡可能把事情做好,想辦法把主動權抓在手上,也希望能得到凌姨更多的幫助。我太年輕,做事情經常會沖動,需要你的提醒和教導。”

    凌若楠笑著拍了拍陳曉怡的手,再吩咐她早點回去休息。

    陳曉怡戀戀不舍地帶著女兒離開后,羅子凌和凌若楠回到書房,繼續商量事情。

    “陳一寧心思還是挺多,必須要監看好他,還有陳曉怡的母親,那是個非常有手段的女人。”凌若楠說了自己的想法,“我會想辦法安排一個人到陳一寧身邊做事情,省得他背著我們搗小動作。這是我剛才和他單獨說事情的時候提出來的,而且要求他必須答應。”

    剛剛凌若楠和陳一寧單獨聊了至少有半個小時。

    兩人聊了什么,羅子凌并沒打聽。

    聽凌若楠說,陳一寧最終接受了這樣的安排,羅子凌還是熱意外的。

    “有人監督,他想背著我們做損害我們利益的事情,那肯定多了一些制肘。”羅子凌笑著說道:“相信,陳如常的死訊宣布后,大部分事情都會依我們所想發展。”

    “除非有人強行干涉,想把事情鬧的不可收拾!”說到這里的時候,凌若楠微微嘆了口氣。

    羅子凌知道凌若楠為什么嘆息,他也跟著嘆了口氣。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