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戰天龍帝 > 第2509章 好好上一課
    宮殿之中,農民渾身散發出了木青色的神光,宛如化為了一頭人形青龍,對著那頭金色魔熊狠狠轟出了一拳。

    吼。

    那頭金色魔熊,雙目血紅無比,同樣揮舞著粗大的爪子,朝農民拍了過去。

    砰地一聲巨響。

    兩股力量,頓時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掀起了一股恐怖的風暴。

    不過,這座宮殿,被布下了重重陣法,可以將各種力量給抵擋住。

    所以,那股風暴才剛剛形成,就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

    畢竟,這里的陣法,乃是半步天帝境強者親自布置的。

    哪怕是大帝境強者,也很難撼動它們。

    萬寶宮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防止有人將那些貴重的商品給破壞掉。

    ……

    嗷嗚。

    就在這時,一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突然從那頭金色魔熊口中傳蕩而出。

    只見,它的整只爪子,都被農民的拳頭給轟爆開來。

    “給我滅。”緊接著,農民的右腿,宛如化為了一條青龍的尾巴,綻放出璀璨奪目的神光,朝那頭金色魔熊龐大的身軀狠狠抽了過去。

    噗嗤一聲巨響。

    下一刻,那頭金色魔熊的身體,就整個炸裂開來,化為了光雨消散在了虛空之中。

    “什么?這怎么可能?”

    “熊強的殺招,居然被他給化解掉了。”圍觀的強者們,身體紛紛僵立在了原地,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該死,怎么會這樣。”熊強的臉色,更是變地難看之極,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原本以為,自己想要碾死蕭羿,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可卻沒有想到,蕭羿的身旁,居然隱藏著如此強大的高手,連自己的殺招都能夠輕易擋住。

    ……

    “就你這點本事,也想替別人出頭,今天,就讓老子來替你好好上一課。”就在眾人震驚之際,農民的身體,卻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朝熊強飛掠而去。

    “找死,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戰勝我嗎?”熊強在短暫的震驚之后,瞬間就醒悟了過來,目光變地無比冰冷。

    要知道,他可是荒州潛龍榜上排名第十二位的存在。

    整個荒州,能夠擊敗他的年輕人少之又少。

    他就不信,自己會輸給一個無名小卒。

    嗡地一聲巨響。

    下一剎那,熊強的身體,就綻放出了刺目無比的金色神光,身體一下子暴漲開來,變成了一頭五丈來高的金色魔熊。

    這是御獸門赫赫有名的一門絕學,名為金熊功,乃是一位半步天帝境強者所創。

    而熊強,已經將它修煉到了極高的境界,威力恐怖到了極點。

    哪怕是普通的神皇境強者,也很難抵擋得住這一擊。

    “天啊!熊強終于要動真格了。”

    “這是金熊功,只有在對付潛龍榜上的強者時,熊強才會施展出來,那個家伙死定了。”圍觀的強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神色忌憚到了極點。

    “一頭狗熊而已,也敢在我面前張狂,給我趴下。”出乎眾人意料的是,農民不但沒有半點驚恐,嘴角反而閃過了一絲濃濃的不屑之色。

    吼。

    下一刻,他的拳頭上方,居然浮現出了一頭頭青龍虛影,散發出恐怖絕倫的氣息,朝熊強狠狠轟了過去。

    “不好。”熊強的瞳孔猛然一陣收縮,心中駭然到了極點。

    這一刻,他居然從農民的拳頭上方,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死亡威脅。

    可是,他現在想要避開,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夠硬著頭皮,去抵擋農民的這一擊。

    ……

    啊!

    電光石火之間,兩人的身體,就激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緊接著,熊強龐大的身軀,就如斷了線地風箏般倒飛了出去,嘴中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只一擊,他的胸口處,就被農民轟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口中不斷有鮮血噴涌而出,模樣看起來無比狼狽。

    事實上,以農民的實力,想要擊殺對方,并不是什么難事。

    他只是不想將事情鬧大了而已。

    畢竟,熊強的背后,有御獸門這個一等大勢力作為靠山。

    如果將他殺死的話,肯定會招惹來不少麻煩。

    所以,只需適當教訓對方一下就行了。

    ……

    “什么?熊強居然被擊敗了,這怎么可能?”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會如此強大。”

    “恐怕只有潛龍榜前十名的強者,才有可能做到這一步,可是,潛龍榜上,根本就沒有這樣一號人物啊!”宮殿之中,頓時一片嘩然。

    所有強者,目光都死死地盯著農民,眼中滿是濃濃的震驚之色。

    特別是御獸門的那位大帝境強者,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連忙將熊強給扶住了。

    他原本以為,以熊強的實力,肯定能夠將農民給擊敗,所以一直都在旁邊冷眼旁觀。

    可卻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局。

    幸好,熊強并沒有被農民給殺死,否則的話,他肯定會受到御獸門的嚴懲。

    畢竟,他跟隨在了熊強的身旁,就是為了保護他的。

    ……

    “現在,你們還敢不敢替這個女的出頭?”農民輕松擊敗了熊強之后,目光不由朝拓跋燁他們掃了過去,嘴角布滿了嘲弄之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拓跋燁身形猛然一顫,臉色變地比死人還要難看。

    他的實力,比起熊強還要弱上一些。

    就連熊強,都敗在了農民的手中。

    他就更加不可能是農民的對手了。

    所以,這一刻,他對農民忌憚到了極點。

    “這個你還沒有資格知道。”農民淡淡說道,神色冷傲到了極點。

    “天啊!難不成,他是頂級大勢力的弟子,否則的話,怎么會如此強大。”

    “看來,拓跋燁他們這一次是踢到鐵板了。”不少圍觀的強者,都忍不住驚呼了起來,看農民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敬畏之色。

    拓跋燁和熊強,雖然在荒州擁有極高的地位。

    可是,跟頂級大勢力的弟子比起來,他們卻沒有任何優越感。

    所以,如果農民他們,真的是頂級大勢力的弟子的話,拓跋燁和熊強,還真的不敢拿他們怎么樣。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