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影帝重回十八歲 > 73、戲精普拉斯(求推薦)
    寧遠的演技,拿捏這些并不在話下,關鍵還是說話的方式。

    如果寧遠直接把這個理由搬出來,雖然結果一樣,但何瓊他們的感受就不一樣了。

    對于演員來說,這個時候,很少有演員能抵御怡人的吸引,更不用說寧遠這樣的新人。

    遠的《梅花三弄》不說,單論收視爆表的《還珠格格》,就讓讓錢薇等人一炮而紅,點燃了全國人民的追星熱情,還有對這個行業的向往。

    想進怡人的心理,才符合常態,所以寧遠由此開頭。

    至于秦教授那邊,她雖然沒具體說過限制,但大概意思差不多,寧遠相信,就算打電話對峙,她應該也不會答應,至少暫時不會。

    想進又進不了,你看著辦吧。

    用寶島的腔調,就是“倫家也不想醬紫的啦,我也很絕望啊,嚶嚶嚶ヽ(≧□≦)ノ”

    但要是上來就搬理由,就難說了——惹怒了煢宎,搞不好還會刪減戲份。

    誰說你演了就能播?

    寧遠并不喜歡耍手段,但他現在沒有一力降十會的底氣,為了不交惡他們,只能虛與委蛇。

    寧遠可不會小看何瓊的城府,以及那位的度量。

    煢宎的作品現在的確吃香,但如果沒有好的運作,拍攝時方方面面的協調,以及蛋糕的分割,也不會順利拍攝,有這樣的影響力。

    所以,在何瓊一開始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寧遠心里就在斟酌應對。

    現在看來,還是有效果的,至少打巴掌前給了顆甜棗的做法,緩和了氣氛。

    何瓊的確被寧遠的話打亂了節奏,但她經過一開始的錯愕后,心里也有懷疑。

    她的方式,就是看著寧遠。

    用審視的目光,也不說話,就這么靜靜的看著他。

    眼睛能流露很多情緒,沒點心理素質,稍微盯幾秒就會不自在。

    在何瓊想來,寧遠就算再老成,但年齡擺在這里,如果他說的不是真話,難免會被自己窺察。

    但結果,她一無所獲,看到的,只有寧遠那錯失機遇的郁悶,和兩相矛盾的糾結眼神。

    甚至,還有歉意。

    這讓何瓊心里的懷疑少了許多,揉了揉太陽穴,何瓊苦笑道:

    “那真是不湊巧。”

    話音剛落,她突然再次盯著寧遠:

    “這樣吧,你有那個秦教授的電話嗎,你現在打給她,我試著跟她溝通一下。”

    你果然不是省油的燈。

    寧遠最不喜歡的,就是跟這種老狐貍打交道,心累。

    好在他沒有因為何瓊的話放松警惕,在何瓊的回馬槍下,也沒有驚慌失措,點了點頭道:

    “我有的。”

    說完,寧遠就撥出了秦莉的電話,并打開了免提,笑道:

    “秦老師,沒打擾您吧。”

    “是這樣的,我之前不是拍了還珠格格嘛,現在他們想簽下我,我是挺想簽的,畢竟是煢宎女士的公司,但之前您給我說的那些話,讓我又不敢直接答應,所以就給您打這個電話,您看……您能不能……呵呵……”

    寧遠說這番話的時候,何瓊一直靜靜聽著。

    其實在她的回馬槍下,寧遠沒有失態,而且還直接撥出了電話,并開了免提,她的懷疑就消散了大半。

    而現在,寧遠又說出這番話,她基本就相信了。

    畢竟自己也是剛剛才跟寧遠說這件事,他不肯恩提前跟秦莉打招呼,而剛剛寧遠的話,跟他之前說的沒有任何區別。

    可她并不知道,秦莉之前并沒有完全禁止寧遠簽公司,只是讓他慎重。

    而現在寧遠突然這么說,還用‘那些話’代指,以秦莉這些年帶學生的經驗,哪還不知道寧遠現在肯定騎虎難下。

    顯然,寧遠前面說的,不過是違心的話。

    往深處想,旁邊還有人,極有可能就是煢宎那邊的人。

    于是,秦莉的口吻就嚴厲了起來:

    “寧遠,我之前就告訴過你,大一不許拍戲,就算以后拍戲,也必須得向學校申請,簽公司更是一樣,未來時間還長,你這么著急干什么?要不然我現在就放過你,你直接出道?”

    一個老江湖的戲精,碰上一個影帝級戲精,唱起雙簧來那叫一個天衣無縫,又哪是何瓊能夠輕易分辨的。

    “不不不,那個秦老師您別生氣,我——”

    寧遠焦急的著想辯解,還一邊對何瓊指著手機使眼色,意思是讓她說,但何瓊卻直接擺了擺手。

    確定真偽才是目的,現在知道了,何瓊哪還有心思說什么。

    但寧遠還沒說完,就被秦莉毫不客氣的打斷:“行了,就這樣,有什么需要,讓他們直接跟學校或者我聯系吧。”

    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望著手機,寧遠有些失神。

    看著寧遠此時的模樣,何瓊本來因為秦莉的話有些不舒服,也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再想了,以后畢業了也有機會,反正四年也不長,你先去找他們工作人員安排一下,休息休息,下午過來彩排節目。”

    “啊?哦,哦,好的好的。”寧遠忙不迭道,眼里的失落一閃即逝,擠出一絲笑容:

    “讓您失望了,對不起何總。”

    何瓊淡淡道:“嗯,先這樣吧。”

    寧遠點了點頭:“讓您費心了。”

    說完站起身,寧遠沒有太刻意的展示失落,反而竭力隱藏,笑道:

    “那您忙,我就不打擾了。”

    轉身離開,寧遠慢慢的走出去。

    關上門。

    到此為止,寧遠依然沒有得意忘形,繼續著他的表演。

    直到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寧遠進了賓館的房間,才松懈下來,然后給秦莉打了個電話,解釋了今天的事情,并表示感謝。

    “我就知道。行了,你能這么選擇,老師很欣慰,也沒看錯你,加油。”

    掛斷電話后,寧遠躺倒在床上,仔細思索剛剛有沒有紕漏的地方。

    覺得基本沒問題后,他也就放心了。

    最大的問題就是拒絕,這點無法調和,只能把惡感降低。

    再然后,寧遠就昏昏沉沉睡著了。

    昨晚上他依然睡臥鋪過來的,但下面有兩口子帶個娃,還有倆老太太。

    好嘛,孩子晚上鬧騰到很晚,老太太大早上剛亮就起來,實在沒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敲門聲。

    一開門,就看到卓杰站在外面,他身后還跟著王瑩和陸雨。

    “色普銳斯!”王瑩笑嘻嘻道。

    “喜沒有,只有驚!”寧遠摳了摳鼻子。

    “咦,惡不惡心你。”王瑩撇著嘴,縮著脖子繞過寧遠進了屋,其他兩人也有樣學樣。

    “怎么只有你們仨,其他幾人呢?”

    卓杰笑道:“那仨現在忙得很,到處走穴,晚一點再來,蒙丹在別的地方拍戲請假,含香估計也快到了。”

    提到含香,寧遠心里一個激靈,這位,也快了吧?

    ——————————

    感謝Q閱讀君璃鈺的打賞,感謝wushuangbao、遺世獨立無相依的打賞,繼續拜求大家的推薦票,感謝。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