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穿越尋俠記 > 第三一六章 萬宣道的高光時刻
    沒錯,李智云控制萬宣道使出來的一招正是關羽關云長的春秋刀法里面最負盛名的一招,這一招就叫做“百尺竿頭”。

    前文提過,這招百尺竿頭與通臂拳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在看似鞭長莫及之處陡然爆發新力,形成延伸打擊,令敵人防不勝防。

    春秋刀法的特點在于攻擊的時候自帶防御,它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充分研究了人體工學的基礎上設計而成——只要敵人無法做出違背人體工學動作,就無法找到這套刀法的破綻,一言以蔽之,這套刀法對于正常人類來說就是無解。

    反觀王君可的釣魚刀法,除了其中那一路以攻代守的車輪刀之外,其大部分招法都講究后發制人,即先讓敵人發動攻擊,只要發動攻擊就必定會露出破綻,然后自己再根據敵人的破綻出招反制。

    其實這個原理有些類似于獨孤九劍的“總決式”,即見招拆招、見式破式、后發先至。但是此類武功在實戰中必須滿足一個條件,那就是你出招必須要比對方更快。

    如果你無法做到比對方更快,就談不上什么后發先至、后發制人了,這就是明朝那個獨孤九劍傳人令狐沖被東方不敗在臉上扎了幾針的原因所在。

    東方不敗的繡花針快到極致,當你找到他破綻的時候那破綻已成過去,如何破解?非但令狐沖來不及破解,而且還能在令狐沖舉劍對攻之中刺瞎任我行的眼睛。

    回過頭來再說剛剛萬宣道這一刀,這一刀百尺竿頭完全是由李智云控制施出的,不論其內力之充沛還是速度之迅猛,全在王君可之上,再加上春秋刀法天然沒有破綻這一BUG,王君可如何能夠應對?

    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肩頭挨上這么一刀,甚至看都沒怎么看清楚,所以在中刀之后才會震駭莫名,嚇得說不出話來。

    若不是李智云無意奪命,這一刻他王君可已是人頭落地了。

    王君可自然知道溫酒斬華雄是什么典故,當初學藝之時師父曾經鄭重告誡,說今后行走江湖一定要注意關羽的后人,一旦狹路相逢,只可恭讓不可硬剛,只因關公的刀法正是自家刀法的克星。

    師父的原話是:別看你長了個面如重棗、臥蠶眉丹鳳眼,可是你姓王不姓關,一旦遇見關羽的后人,更會引起注意,甚至會導致沖突。

    當時王君可將師父的話語銘記在心,深深戒備,然而在出道江湖之后的數年之中,卻始終沒有遇見關家后人,便逐漸放下心來,更因為自己崇拜關公的形象,刻意地模仿關羽的形象去打扮,不料今天卻突然遇見了克星。

    而當萬宣道說起溫酒斬華雄這一典故之時,他幾乎立即就想明白了其中關節,驚駭之中顫聲反問道:“你用的是春秋刀法?可是你為何姓萬?”

    “怎么著?姓萬不行么?”萬宣道得意洋洋道;“誰規定春秋刀法就只有姓關的才能學?”

    圍觀眾人聽到此處便都有所恍然,原來是這樣。其中羅成更是微微點頭,他是領教過關達的春秋刀法的,那刀法的確鮮有破綻,若非如此,當初自己也不至于攻不破關達和趙霞的聯手。

    面對如此結果,最高興的人莫過楊林,起身說道:“賢婿果然好武功,現在本王已經可以斷定,將來你必定會成為當世武林第一人!”

    說到此處又贊賞地看向女兒楊玉兒,慈祥道:“玉兒你果真是好眼光啊,如此佳婿世間難尋,竟被你一眼看中,好!好!好啊!”

    宇文成都聽了這話就很不忿,單憑萬宣道這一刀來說的確非常厲害,但是未必就等戰勝我的鳳翅鎦金镋,這武林第一究竟誰屬還在兩說呢。

    若不是礙于萬宣道已是靠山王的駙馬,他現在就要站出來挑戰萬宣道了,不為別的,只為爭第一。

    這邊萬宣道被楊林夸得很是心慌,別人不知道,他自己卻是清楚得很,這都是靈石主人的本領,我自己的無妄神功還沒開始練呢,什么武林第一人,那可差得太遠了。

    連忙謙遜道:“岳父大人過獎了,小婿這兩手三腳貓的功夫比你可是差的太遠。”

    楊林被這句馬屁拍得很是舒服,笑道:“賢婿何必妄自菲薄,就算你這刀法暫時奈何不得為父的囚龍棒又如何?可是你年紀小啊,為父即將步入垂暮之年,武功已是每況愈下,而你卻還稚嫩,多了不說,只需再過三年,為父便不可能是你的對手了!”

    萬宣道忸怩著連連搖手,趁著楊林高興說道:“岳父大人,小婿有一事相求。”

    楊林笑道:“但講無妨,你我翁婿何須客套?”

    萬宣道一指呆若木雞的王君可以及在押的秦瓊等人說道:“如今小婿已經贏回了他們盜取的四十八萬兩杠銀,現時只需讓他們領路到藏匿地點取回即可,在此小婿要替他們求一個情,還請岳父大人免除他們的死罪。”

    楊林聽了這話就是一愣,收斂了笑容說道:“賢婿,這事兒不行!正所謂國法森嚴,不容輕侮,這些人既然有膽搶劫杠銀,就應該受到嚴懲,以儆效尤!若是輕輕放過,將來這山山水水的響馬草寇可就都敢冒犯天威了!”

    說到此處,忽然想到一事,又問:“賢婿,看樣子你是早就知道這些人劫奪皇杠一事,不知你是如何知曉的?”

    楊林自然不傻。從萬宣道跟程咬金把賭注提高到四十八萬兩、及至逼得程咬金自露馬腳那時起,他就開始懷疑自己這個女婿了,這女婿明顯是知情人啊!而且比朝廷官府知道得更加精確。

    官府中人只知道杠銀被劫,劫匪的兩名首領一個叫做程達一個叫做尤金,而萬宣道掌握的信息明顯要比官府多得多,不然如何能夠如此準確地破掉這樁大案?

    萬宣道說道:“這事很簡單,岳父大人你別忘了,我是跟隨李世民在一起的,他們那些人做的事情如何逃得過我的眼睛?”

    聽到此處,賈柳樓二十九友的心情就很復雜,當萬宣道請求楊林免他們一死之時,可以說除了李世民一人之外,別人都對萬宣道起了感激之心,若是楊林真的答應了萬宣道,那么萬宣道就對大家有救命之恩。

    然而當他們聽見萬宣道這一句話的時候又都不免生出些許憤懣,果然是家賊難防、內鬼難擋!于是紛紛用抱怨的眼神看向李世民,看看,這就是你帶來的人,大家毀就毀在他的手上!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长春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扑克麻将牌技 [高清無碼](市来美保) 今晚6十1开奖直 爵士vs灰熊视频直播 股票交易 求日本黄色片网址 极速十一选五 达拉斯独行侠球衣 如何看股票涨跌 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 吉泽明步无码最新 种子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宝石奥德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