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穿越尋俠記 > 第二八八章 千佛山下
    千佛山位于濟州城東,歷城縣西,相當于濟州和歷城的分界。

    千佛山本名叫做歷山,又因先賢舜帝曾經躬耕于此,所以又名舜山或者舜耕山。至于千佛山這個名字,則是先皇楊堅定國之初、有佛門高僧聘請了民間的雕刻圣手、在歷山上鑿刻了許多佛像而得名。

    佛像逾千,故名千佛。由此亦可看出楊堅對佛門還是很眷顧的,雖然沒能達到獨尊佛教的程度,但是至少沒在佛教的推廣方面給予阻撓。

    秦母壽誕過后的第七天,賈柳樓結拜的二十九個異姓兄弟,帶著各自的隨從人馬,推著十數輛小車,浩浩蕩蕩地來到了千佛山下。

    然而到了千佛山下他們才知道,他們這點陣容根本算不上是浩浩蕩蕩,因為此時的千佛山下已經多出來一座軍營。

    說是一座軍營,這一座可是大了去了,那是一眼望不到邊的連營密布,營寨之內旌旗密布,鼓角相聞,轅門處設有鹿角丫杈,整整齊齊地站著兩列把守的士兵。

    秦瓊知道,這是靠山王楊林帶來的兵馬。事實上在他母親壽誕正日的第二天他就來過一次濟州府衙,因為他接到了唐璧的急招,正是有關皇杠被劫議案的,與他一齊趕赴府衙的還有包括歷城縣在內的周邊縣城的知縣。

    唐璧著令秦瓊統率濟州即周邊縣城所有馬步捕快追查此案,限期十天緝拿元兇歸案,繳回所失杠銀,要求各知縣全力配合,要人給人、要錢給錢、逾期不破輕者烏紗不保、重者人頭落地!

    案情線索也有,據羅芳薛亮敘述,說劫持皇杠的是兩個人,一個叫程達,一個叫尤金,沖在前面的是程達,身材龐大魁偉,滿臉絡腮胡子,使一柄八卦宣花斧,騎一匹大肚子紅馬,那尤金在后面觀敵掠陣,形貌特征不詳。

    秦瓊當時聽完了線索之后立馬就想到了程咬金的身上,雖然姓名不同,雖然沒有看見那把斧子和那匹紅馬,但是那身材和絡腮胡子卻頗吻合,而且以程咬金的性格來判斷,此人的確有可能做出這等驚天之舉。

    更何況程咬金和萬宣道打斗之時曾經向尤俊達索要斧子?

    猜是猜中了,但是這案子沒法辦,不說自己剛剛與程咬金拜了把子,成了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異姓兄弟,就算沒拜把子又如何?只憑自己幼時曾在程家蒙受照顧這一件事,就不能把程咬金交給官府。

    不然如何對得起程家大娘給予自家的恩情,那不是恩將仇報了么?

    這件事可把秦瓊給為難死了,不抓程咬金就沒法交差,卻又不能把這案子推給別人去辦,這案子并不是責無旁貸,但是如果把這案子交給了別人去主辦,別人查到了程咬金就絕無留情之理。

    就為了這個,他甚至沒敢把這件事告訴新拜的二十八個兄弟,不是害怕哪個兄弟違背盟誓去告密邀功,而是因為人多嘴雜,一不留神把這個事情泄露給兄弟之外的人可就危險了。

    秦瓊是講義氣的,這個毋庸置疑,此時世上只要知道秦瓊這個人的,就沒一個敢說他不夠義氣——交友賽孟嘗嘛!

    所以他決定自己替程咬金扛了這個鍋,表面上偵騎四出,實則玩的是一個“拖”字,一直拖到十天限期滿了,自己到唐璧面前請罪領死就是。

    但是計劃總是不如變化,他萬萬沒有料到,在他拖過五天之后,楊林居然親自來了,而且率領了十萬大軍。

    十萬大軍過境,即使目的是濟州,身在歷城的秦瓊也不可能不知道。

    楊林干什么來了?是為了親自破案么?應該不是。

    此時看見楊林的軍隊圍在千佛山周圍扎營安寨,他就知道楊林這一趟是為了丹王蘇元明的售賣會而來。

    賈柳樓二十九友在距離軍營一里處停下了腳步,老大魏征和老二徐茂公同時下令止步,魏征皺眉道:“楊林的兵馬扎在此處,莫非是想獨吞丹王的靈丹妙藥么?”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賈柳樓這幫人就只能原地轉身打道回府。

    “怕他個鳥!”騎著一匹雜毛馬的程咬金大聲說道:“俺老程可不怕他什么楊林柳林,惹煩了我這就沖進去殺他個七零八落!”

    這貨在輕取羅芳薛亮之后就再沒把楊林的軍隊看在眼里,什么打遍天下無敵手的靠山王?什么十萬大軍?在他眼里都是土雞瓦狗,楊林一個老棺材瓤子絕不會比羅芳薛亮強到哪里去,十萬大軍跟三千也沒有任何區別。

    他這一嚷嚷,遠近里許盡皆清晰可聞,可把秦瓊給嚇壞了,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心說祖宗啊,你可別再“俺老程”了,人家楊林逮的就是姓程的,就算你想要尋死也不是這么個尋法好吧?

    嘴上卻不能這么警告他,只說“四哥,你不要節外生枝,就算你有萬馬軍中殺進殺出之勇,也要考慮一下咱們身邊的弟兄們,跟楊林這樣的勢力作對那不是拿雞蛋碰石頭么?”

    程咬金說了別人不敢說的話,又收獲了眾兄弟齊刷刷嚇白了的小臉,心中已是滿足,被秦瓊這么一提醒,就點頭放平了嗓門道:“兄弟你說得是,俺老程……”

    “還有!”秦瓊再一次捂住了程咬金的嘴,嚴肅道:“你別在外人面前提起你的姓名,你會連累兄弟的,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程咬金聞言先是一愣,但隨即就看了旁邊的尤俊達一眼,意思是咱倆劫皇杠的事情你告訴秦瓊了?

    尤俊達微微搖頭,卻說道:“秦六哥說得沒錯,咱們弟兄大多都是草莽之人,早晚都是官軍清剿的對象,又何必在官軍面前留下名號,那不是自討苦吃么?而且還會連累六哥和二十八二十九兩位弟弟。”

    他口中的二十八弟是狄知遜,二十九弟則是李世民,這兩位與秦瓊一樣都不屬于草莽中人。

    程咬金被眾人責怪,也知道自己這風頭出的有點過了,就點頭道:“好吧,就聽你們的。”

    安撫規勸了程咬金之后,眾人就開始商議到底應該怎么辦,沒等他們拿出一個統一意見,就聽見軍營轅門處有人喊道:“來人可是參加丹王售賣會的?如果是,就請通過軍營上山!王爺有令在先,我等將士絕無阻攔之意。”

    眾人聞言便即面面相覷,徐茂公皺眉道:“這進去是沒什么問題,但是要想出來可就不一定了,這楊林的葫蘆里買的是什么藥?”

    說罷看向李世民,李世民隨即會意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覺得咱們可以進去,進去以后見機行事就是了,只要咱們不主動招惹楊林,他總該給家父一點薄面吧?”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宇都宫紫苑2018番号 排球比分怎么表示 泷川花音白衣服喷奶 手洗麻将作弊视频教程 云南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数字6十1开奖 世界杯竞彩足球比分 当前最好的理财产品 广东十一选五合法吗 08年76人vs掘金 江苏十一选五 蛇和梯子 日韩a片观看 西宁按摩女孩 宁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