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穿越尋俠記 > 第一五八章 吠陀經的傳說
    “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甚至我們比你們更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的祖先就在恒河流域……”

    昆侖奴如同一個后世野雞二本的招生工作人員一樣,開始詳細介紹學校硬件、師資力量等內容。

    “說重點行不?”李智云聽得很不耐煩,直接打斷了昆侖奴的絮絮叨叨。別跟我扯些沒用的,直接告訴我學費多少,往屆畢業生都去了哪里,有沒有用人單位招收才是正經。

    他這態度讓洞中眾人盡皆無語,不知道這孩子到底有什么倚仗,居然敢對這怪人如此粗暴。

    “呃……好吧。”昆侖奴卻似乎極富耐心,對李智云的無禮毫不在意,話鋒一轉說道:“你知道河圖洛書么?”

    李智云當然知道河圖洛書。河圖洛書是中華民族的智慧寶典,是華夏社會有史以來的第一部圖書,是所有學科、所有行業乃至華夏人類生活發展的指導叢書,是無可置疑的萬法之源。不論是練武的還是修仙的、種田的還是當權的,其一切技術都是從河圖洛書發展而來的。

    舉例來說,包括論語、道德經、南華經等指導華夏子孫生活發展的古典名著都是從易經發展而來,是諸子百家研究易經得出的成果,然而易經卻是出自于伏羲占卜的六十四卦,而伏羲占出六十四卦的基礎就是河圖洛書。

    正所謂“河出圖、洛出書,圣人則之。”這里所說的圣人就是伏羲。

    河圖洛書包羅萬象、博大精深,單說武學一道,從河圖洛書中演變出來的武功河洛神功被華夏人譽為宇內第一神功,并且認為宇宙之中沒有任何一種武功能夠與之比肩。

    甚至李智云這一次的尋俠之旅都與河圖洛書息息相關,他的任務就是尋找一個合格的仁俠去學習河圖洛書,以期能夠將河洛神功練到更高的層次,那將是連宇內奇俠白勝和錢青健都無法企及的境界!

    所以當昆侖奴說起河圖洛書的時候他不禁有些吃驚,沉默了好一會才冷笑著反問道:“你該不會說這河圖洛書也是你們的吧?”

    或許此時洞中的其他人都沒聽說過河圖洛書的傳說,他的話語竟然沒有引起什么異動。

    昆侖奴立即答道:“當然不會,河圖洛書是你們中土的寶典,我當然不會說它是印度的。”

    “那你跟我說這個有什么意思?”李智云很是不解。這就好像一個印度人說印度男籃打得多好多厲害,然后為了證明之前的吹牛逼、突然問了一句“你知道姚明吧?”這不是搞笑么?

    昆侖奴立馬給出了答案:“看來你是知道河圖洛書的重要價值的,那我就省事了,我要告訴你的是,在我們印度,也有一部包羅萬有、至高無上的經典……”

    說到此處,他的語氣似乎變得更加虔誠,用一種禮頌的口吻說道:“若是從中立的角度來說,這部經典對于印度人民的重要性與河圖洛書對于中土人民的重要性是相同的,但是從我們印度人的角度來看,這部經典的神圣高于世間的一切,這部經典就叫……吠陀經!”

    “吠陀經?是犬吠的吠么?”李智云沒聽說過吠陀經,但是昆侖奴貶低河圖洛書、推崇吠陀經的說法讓他很不舒服,所以就拍了一磚。

    洞中眾人連河圖洛書都沒聽說過,當然更沒有聽說過吠陀經,所以聽了李智云這幾句話后都很茫然。然而這一次昆侖奴卻突然怒了,高聲說道:“我不許你侮辱吠陀經,否則我寧可不收你這個徒弟!”

    你也會怒啊?李智云探到了對方的底線,也不禁有些害怕,決定暫停壯我國威,壯我國威也不能拿命來壯不是?歉然道:“我這不是沒文化么?我又不是故意的。”

    昆侖奴的氣來得快消得也快,隨即放緩語氣說道:“嗯,下次可不許這樣說了,吠陀,是知識的意思。”

    李智云心說那你為啥不叫它知識經?口中卻道:“我明白了,原來這吠陀經是一部佛經,你是個和尚?”

    “不,你說的不對。”昆侖奴斷然否定,“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和尚,我的確是僧人,卻是苦行僧,而不是佛教信徒。佛教只是我們婆羅門教的一個旁支,它的出現比吠陀經晚了好幾千年,甚至比梨俱吠陀都晚了兩千多年,即使是從喬達摩、悉達多、釋迦牟尼第一世算起也是如此。”

    “哦,我又沒文化了。”李智云并不覺得慚愧,他從來沒有研究過印度的文明,最多只從中學歷史書里學過一點,知道印度人分為四個等級,從上到下分別是婆羅門、剎帝利、吠舍以及首陀羅。

    昆侖奴卻嘆了口氣,續道:“其實,這部吠陀經跟你們的河圖洛書一樣,原本早已失傳,在我們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如今只擁有從吠陀經衍變出來的梨俱吠陀、娑摩吠陀、耶柔吠陀和阿闥婆吠陀,但是最根本的吠陀經卻是無從尋覓了。”

    這段話李智云能夠理解,如果真的像昆侖奴所說,吠陀經跟河圖洛書是屬于同一級別的兩大遠古文明的智慧寶典,那么吠陀經不現世間就是正常的,因為河圖洛書也是神神秘秘的,時而出世,時而不翼而飛,任誰都沒法將它永久擁有。

    炎黃子孫能從河圖洛書中汲取知識,衍生出易經以及諸子百家學說,有仙道、有武道、有國學、有法學、有兵法、有商業,甚至木匠都能玩出大招,那么阿三的祖宗老阿三通過研究吠陀經衍生出各種吠陀來便也不足為奇。

    他不再接話,只默默地回味著鑒別著昆侖奴的敘述,昆侖奴卻終于說到了正題:“我畢生都在尋求吠陀經的原本,身為濕婆神的信徒,我有義務找到這部能夠指引我窺知宇宙奧秘的圣典,但是我卻無力獨自實現這個夢想,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我能幫你什么?”李智云聽懂了昆侖奴的話語,卻實在想不出自己跟印度的圣典能有什么關系。

    昆侖奴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反問道:“你來到這里,是為了得到大夢神功吧?”

    李智云沒有回答。他的確對大夢神功非常好奇,但是他追蹤王仁則來到這個地方,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給尤翠翠解毒。

    畢竟他是擁有尋俠系統的穿越者,想要什么武功,只需積攢出足夠的俠義值便一定能得到,即使遇見了類似七星神拳這樣系統缺省的武功,也不至于讓他夢寐以求,因為他知道不論七星神拳多么厲害,也一定比不過河洛神功。

    李智云不說話,昆侖奴就當他是默認了,便繼續詢問道:“你知道怎樣得到大夢神功嗎?”

    李智云搖頭:“不知道。”

    昆侖奴語出驚人:“其實這世上根本沒有大夢神功。”

    “啊?”李智云大吃一驚,此時他已經基本相信昆侖奴的話了,因而十分震驚,沒有大夢神功?那么王仁則曾經說過的話以及徐茂公言之鑿鑿的故事都是騙人的了?這怎么可能?

    他轉念又想,既然沒有大夢神功,那么你昆侖奴在這個節骨眼上顛顛地跑到山東歷城來干什么?看熱鬧么?

    昆侖奴笑了笑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們中土人物對這件事存在著誤解,其實我本人也沒有親身經歷過這種事情,只是根據前輩的文獻得知,這種事其實是一種夢授之法,就是傳授者和被傳授者在夢中相見。”

    夢授之法?那么傳授者是什么人呢?李智云不禁想起自己穿越前惡補的武林秘辛,似乎北宋時張清的沒羽箭就是仙人夢授的,那仙人是誰?反倒是清朝那個夢授者是有名有姓的,那老丐自稱是洪七公第七代傳人的洪日慶、在夢中傳給蘇察哈爾燦一套睡夢羅漢拳。

    昆侖奴繼續說道:“傳授者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神,也可能是人,可能是很多人,也有可能是一個人的變化,我只知道在以往案例中那些被傳授者們得到的并不是什么大夢神功,就拿你們三國時期的諸葛亮來舉例,他得到的是戰略兵法、氣象觀測法以及軍事器械制造法等等……”

    李智云聽得連連點頭,的確,要說諸葛亮也學了內功就有些扯淡了,且不說孔明先生從來都不曾展露任何武技,只說他若是真的學了某種神功,何至于只活到五十四歲就在五丈原鞠躬盡瘁?夢授的內家功法就算比不上天長地久不老長春,也不至于活到五十多歲就一命歸西吧?

    只聽昆侖奴加重了語氣說道:“關于這種夢授,我還知道最關鍵的一個訣竅,那就是心想事成!只要你有這個氣運,具備接受傳承的資格,那么你就會得到你想要的,從現在開始,我要你心中只想一件事,那就是吠陀經!”

    想要啥就能得到啥?有這么神奇么?李智云不禁嘖嘖贊嘆,卻聽昆侖奴強調道:“千萬不要想什么長生不老,也不要想什么蓋世武功,更不要想什么天下第一,因為只要你得到了吠陀經,這些東西就都屬于你!”

    擦!這么厲害么?李智云聽得怦然心動,開始暗暗盤算得失,尋俠系統中的武功固然包羅萬象,但是絕對不包括吠陀經這種東西,要不……我就來個中西合璧?

    雖然從整個地球來看印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西”,但也不屬于東土,不是有那么一句話么,叫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既然這昆侖奴把吠陀經說得那么厲害,我多學一門神功總不是壞事吧?藝多不壓身不是?

    昆侖奴已經不說話了,只把目光盯在李智云的臉上,似乎在等待后者納頭便拜,在他想來,經過自己這么一番循循誘導之后,眼前這個孩子已經沒有任何理由拒絕這個提議。

    然而李智云卻沒有按照昆侖奴的預想狂熱起來,不知道為什么,他還是覺得有哪里不對勁:這苦行僧連我的名字都沒問過,就要收我為徒,還給我掰開了揉碎了的講了這么多,難道僅僅是為了讓我得到古印度最高圣典?這不還是天上掉餡餅么?

    就是不信天上會掉餡餅!但若是反過來想,如果自己真的拜這個阿三為師,真的如他所說學會了吠陀經,對自己又有什么壞處呢?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就問道:“如果我做了你徒弟,你會不會讓我替你去殺人?又或者讓我幫你建立國家侵略他國什么的?”

    昆侖奴苦笑道:“看來你是真的不了解我們苦行僧的品行,我們苦行僧甘愿受盡人間苦楚,終身不碰女人,又怎么會殺人呢?我是從來都不殺人的。”

    李智云反駁道:“從來都不殺人?那你剛才還說只要我答應做你徒弟,你就幫我解決我的敵人,這不是殺人么?”

    話說李智云和昆侖奴對話這么久,就只有這一句話打動了藏在洞里的王仁則,不是打動,而是嚇著了,原來這怪人已經準備要殺我了啊?那還等什么?只要這小屁孩喊出一句師父,那怪人還不得立時出手?情急之下喊了一聲:“公孫兄,趕緊跑!”

    早在前往秦家大院以前他就勘察過這條龍洞,知道這條龍洞全長三十余里,且有多個出口,現在就逃向深處還來得及。

    公孫云鼎卻有些不情愿,他聽了半天也沒聽明白外面這一小一老一中一外說的是什么,只聽懂了剛剛這句話,心說就算你這怪人武功很高又怎樣?能立取我二人的性命嗎?

    能舉手投足就殺死我的人還沒生出來呢,眼下若是被這小屁孩一句話就嚇跑了今后自己還怎么在江湖上混?

    他只這么一遲疑,外邊昆侖奴就說話了:“我沒說我要殺了他們啊,我只說替你解決他們,讓他們無法對你構成威脅你,我可以驅逐他們,也可以制伏他們,怎么樣?現在你可以答應了嗎?”

    李智云心想既然你不會讓我替你殺人以及圖謀霸業,那就真的沒有什么對我不利的了,就喊了一聲:“師父!我答應了!”

    隨著他這一聲“師父”喊出,里面立時傳來公孫云鼎一聲慘呼,“啊……”

    慘呼過后,是疼得撕心裂肺外加恐懼之極的尖叫:“我的胳膊……怎么掉了?”

    王仁則的聲音同時響起:“快揀起來走吧,再不走就死定了!”

    李智云不禁一陣頭皮發麻,這昆侖奴的武功也太高了!

    只聽公孫云鼎和王仁則的語意,似乎是公孫云鼎被隔空卸掉了一條手臂,算一算昆侖奴和公孫王之間的距離,足足有六丈開外!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结果 南昌股票配资 华东15选5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 3d独胆王独胆预测专 上原亚衣作品 手机打麻将怎么开挂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四人麻将下载 qvcd日本三级片 长春宾馆沐足 炒股技巧 pk10高手单期计 打麻将用扑克牌计数 泷川花音喷奶是怎么回事 3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