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穿越尋俠記 > 第四十九章 閑庭信步
    在掌握了神行百變這門步法,并且了解了與之相關的信息之后,李智云的心里也就有了底。雖然不敢確定這門神行百變一定就比陰鳳姬的捕風捉影厲害,但至少自己已經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了。

    就連清朝時候的那個小屁孩韋小寶,在心浮氣躁地學了幾步神行百變之后,都能在高手的追捕之下成功脫逃,何況是得到了尋俠系統全面灌輸的自己?

    這一刻,陰鳳姬已經等得有些不耐,冷冷說道:“李公子,你遲遲不肯答應比試,卻又不肯認輸,是何道理?如果你想拖延到夜里影子消失可就錯了,今天是七月十三,月光一定很好!”

    俗話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每個月十五前后的月光都是很好的,因為月亮很圓,除非趕上陰天。

    但只看現在這萬里無云的天空,今夜多半是不會出現陰雨天氣了,所以即使李智云拖到夜晚,陰鳳姬提出的比試仍然可以進行。

    眾人不無同情地看著李智云,心說這孩子的運氣真的不算太好,看來今天是必然要輸給陰鳳姬了,可惜啊,如此優秀的一個少年!竟然敗在一個更加優秀的女子手中。

    人們同情李智云,是因為人們認可了他那一手快逾閃電的劍法,人們并不覺得陰鳳姬的武功就比李智云高,但是人們同時也都知道,眼下陰鳳姬倚仗家傳的神奇輕功即將獲勝、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在人們同情的目光中,李智云卻似乎沒有聽到陰鳳姬的諷刺,只抬頭看了看晴朗的天空,又看了看西方天際的斜陽,一雙星目在斜陽的光芒下微微瞇起,不知在想著什么。

    好一會兒他才轉回頭來,看向了陰鳳姬的眼睛,卻仍是不言不語。

    直到陰鳳姬的眼中再次露出不耐之色的時候,他才嘆息了一聲,嘆息聲中似乎蘊含了太多的無奈,竟然有些滄桑的味道。

    少數善于察言觀色、揣摩心思的人們聞聲不禁疑惑,這嘆息聲……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能發出的么?

    卻聽李智云說道:“其實你這門捕風捉影也是雕蟲小技,我原本是想要讓你扳回一局的,但是……事關你我夫妻名分,又豈能兒戲?唉……”

    眾人聞聲哄然騷動,什么?這樣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騰挪身法在你李智云的眼里仍是雕蟲小技么?那么你就施展一下你的絕活給我們看看啊!

    陰鳳姬萬萬也不肯信世上會有什么輕功能夠破解她的捕風捉影,當下怒聲說道:“口說無憑!你還是走兩步吧!只要你能踩中我的身影,贏下這一陣,就是你勝了!從此我陰鳳姬愿為你做任何事,為奴為婢、當牛做馬都可以!”

    陰鳳姬實在是被李智云氣壞了,本來她輸了危若累卵那一場就很是不甘,現在急于扳回卻又遭到拖延,索性立了重誓下來,以催促李智云露丑。

    李智云便又是嘆息了一聲,說道:“那就走兩步唄,只不過這比賽的規則卻要改一改,改成你來踩踏我的影子,只要你踩中一下,就是我輸了,如何?”

    “哄……”場中眾人已經不是騷動了,而是轟動起來,李智云夠豪氣!

    用對手提出的方式來打敗對手,這才是最強悍的碾壓方式,一旦他真的勝了,不論陰鳳姬是否兌現諾言,都將永遠臣服于他,在他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

    但問題是李智云真的能夠說到做到么?沒有人敢于相信他的豪言壯語,只有拭目以待。

    眾目睽睽之下,李智云卻已經開始踱起步來,不再是第一場比試之前那樣在幾位王公面前緩緩走過,而是雜亂無章的信步而行,忽而往左,忽而往右,看似向前,實則退后。

    這是什么走法?

    人們正自疑惑,卻聽見李智云說道:“各位爺爺伯伯叔叔哥哥姐姐,煩請大家留神看我的影子,只要我的影子被陰小姐踩中了,還請當即告知,以便驗明勝負!”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李智云這是已經開始比試了,再看陰鳳姬時,卻見陰鳳姬也已經動了起來,其身法之怪異,令人看了之后頓生不寒而栗之感。

    這是怎樣的身法?明明是夕陽斜掛,余暉暖暖,人們卻有了一種冷氣森森的感覺,仿佛已經置身于暗夜之中,身邊有數不盡的鬼蜮妖魅在圍繞。

    沒錯,就是鬼蜮妖魅,陰鳳姬的身法就如同鬼蜮妖魅一樣的詭異飄忽,圍著李智云的身形繞來繞去,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身法之快捷迅速,直教人目不暇給。

    除了陰世師、楊林、楊素等幾大高手之外,旁人想要看清她雙足的落點都是很難,每每三五步之中只能看清一兩步,其余便只是重重幻影,也說不清她的雙足踩在了何處。

    反觀李智云,李智云似乎仍在閑庭信步,就好像剛剛吃飽了一頓美餐,出來散步一樣的悠閑自在。

    他的步履并不如何緊密,步幅也顯得大小適中,并沒有什么夸張的爆發性動作。體態一直保持直立,更無竄高伏低等跳躍飛縱之舉,這也是輕功中的騰挪身法么?怎么看都不像啊!

    但是說也奇怪,不論陰鳳姬如何飄忽閃動,她的雙腳卻無論如何都踩不到李智云的身影。

    絕大多數人都看不清陰鳳姬的雙足落點,但是他們卻能看清李智云的影子,雖然不知道陰鳳姬的雙腳落點何處,卻可以知道那雙繡鞋從來都沒有落在李智云的身影范圍中。

    這又是怎么回事?難道陰鳳姬是故意不去踩踏李智云的影子么?抱有這種想法的人們不在少數。

    只不過這種想法也只是一瞬間的動念而已,因為下一刻人們便都察覺了一個事實——李智云的步履雖然節奏弛緩,但是也有一個令人震驚的絕妙之處,那就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料到他下一步的方向!

    詭異啊!這才是真正的詭異!

    按理說一個人在地面上行動,滿打滿算也就只有八個方向可以移動,分別是前后左右,左前、右前、左后和右后。

    如果一定要區分得更加細密些,那么也可以分為十二個方向,即后世現代戰術中的所謂鐘表方位。

    但即使是以十二個方向來判斷,也沒人能夠猜中李智云的下一步踏向何方,即使有人把十二個方向之中的十一個方向都猜了,但是結果仍然是錯的,因為他偏偏沒有改變方向,只是沿著上一步的方向繼續向前。

    陰鳳姬的感覺與眾人相同。

    別看她的身形步法遠遠快于李智云的,但是她也是根據李智云的方向來判斷的,與眾人一樣的是,她也猜不中李智云的下一步踏向何方。

    既然猜不中,蒙總能蒙中吧?事實卻殘酷無情地告訴她,蒙也蒙不中。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0422公牛vs小牛 福彩3d定胆杀号360 福利彩3d太湖字谜 日本av排行 东京热磁力链在线 长春按摩哪里好 奥运会网球比分板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篮网vs76人直播 赤井美月百度网盘 广东好彩1 Playboy黄金 黄色a片 东北麻将的玩法图解 短期理财 山东11选5任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