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諸天游戲的幕后boss > 第兩百零六章峰兒,我是你爹!
    殊不知就在段正淳心里疑惑的時候,少林眾僧站在最前面的一位高僧面容正不停的顫動著。

    “虛竹,你過來!”

    站在少林眾僧最前方的方丈玄慈和尚對著虛竹招了招手道。

    “方丈!”

    虛竹聽到玄慈的召喚也是連忙走到跟前行禮。

    玄慈和尚看著虛竹良久伸出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頂,臉上充滿慈愛之色道:

    “你在寺中二十多年我竟沒有認出來你就是我的兒子!”

    嘩!

    玄慈和尚的話一出在場的眾多江湖人士嘩然不已,他們沒有想到虛竹居然是堂堂少林方丈玄慈的兒子。

    “我靠!這也太勁爆了!”

    “名場面!名場面啊!”

    “不過這玄慈方丈不說貌比潘安那也是一表人才,這葉二娘看樣子年輕時也是個美人,但這虛竹怎么長的這么抽象?難道?”

    “嘿嘿嘿,換作誰是玄慈方丈恐怕也認不出這個兒子!”

    “英雄所見略同啊兄弟。”

    “感覺玄慈和尚的光頭已經開始散發綠光了。”

    “我感覺應該不是大家想的那樣,我猜這個黑衣人心狠一點預料到今天的事情,所以當年就已經將玄慈方丈的孩子給掉包了。

    至于戒疤印記完全可以模仿,這就能夠讓對方先是開開心心的相認最后再被告知是假的,兒子不是親生的,空歡喜一場!”

    “666!這個狠!”

    在場的隱藏在眾多門派弟子中的玩家都在不停的互相交流著,有人震驚,有人八卦,有人惡意揣測,有人理性分析。

    玄慈和尚并不知道很多玩家根據現在場上的情況已經幫他分析出了種種可能性,沒有理會他人的震驚,玄慈和尚將目光投向了正站在一旁臉色慘白的葉二娘。

    “二娘,這些年苦了你了。”

    “嗚嗚嗚!你不該說出來的。”

    葉二娘掩面而泣。

    “既然已經做下了惡業,反悔無用,隱瞞也無用了。這位施主,不知你到底是何人?”

    玄慈和尚感慨了一句,接著對著黑衣人問道。

    “哈哈哈,我是誰?你瞧瞧我是誰!”

    黑衣人仰天大笑,接著猛然扯下了頭巾對著玄慈和尚說道。

    “你……你是蕭施主,你竟然沒死?!”

    玄慈和尚看到黑衣人的面容后臉上也是一驚,接著便釋然了,這下很多東西他都想通了,也明白對方為什么要這樣報復自己了。

    嚯!

    在場的眾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剛知曉少林玄慈方丈竟然有一個兒子這個勁爆消息,接著又看到黑衣人那熟悉的面龐又是一陣驚呼。

    “你……你是?”

    喬峰看著自己面前的黑衣人扯下了頭巾后露出的與自己極其相像的面容后也是大驚失色,不由自主的詢問道。

    “峰兒,我是你爹!”

    “爹,你真是我爹?!”

    喬峰聽到黑衣人的話先是一驚,接著便面露喜色道。

    “那還有假?”

    黑衣人唰的一下扯開了上衣露出了胸口,只見上面赫然是一只張口獠牙青郁郁的狼頭!

    見到如此喬峰也是扯開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同樣的紋身,眾人見此哪還不知道這個黑衣人確實是喬峰的父親。

    這個黑衣人便是蕭遠山,正是當年被中原眾多武林人士截殺在雁門關的契丹武士,當年他跳崖之后僥幸未死便一直隱藏在少林附近圖謀著報仇之事。

    “爹!”

    喬峰抱住了蕭遠山,連他這么豪情的漢子都有些想要流淚。

    “哈哈哈!好兒子!好兒子!”

    蕭遠山拍了拍喬峰的肩膀大笑道。

    “玄慈,當年你帶領眾多中原武林高手來截殺我,就該想到今天!”

    蕭遠山轉過頭來看著一旁的玄慈一家三口冷哼道。

    “蕭施主,當年確實是我誤信他人導致如此后果,貧僧犯下罪業甘愿承受一切,還請在我死后大家能夠放下仇恨,蕭施主你出手吧!”

    玄慈和尚雙手合十對著蕭遠山躬身行禮,接著便閉上了雙眼。

    “等等!玄慈方丈,你說當年你誤信他人,當年給你傳信的人是誰?”

    喬峰看到蕭遠山準備出手連忙阻攔了下來對著玄慈和尚問道。

    “阿彌陀佛,當年慕容博老施主給我傳信說有大批契丹武士將要偷襲少林,奪取武功秘籍傳入契丹軍隊之中以便將來南下入侵大宋所用!

    未免天下生靈涂炭,老衲帶領眾多武林人士毅然前往雁門關狙擊,最終犯下這等罪業。

    不過慕容博老施主早在多年前就已經病逝,現在一切便由我一人承擔吧。”

    玄慈和尚將多年前的內幕娓娓道來,而在聽到玄慈和尚說是慕容博給他假傳消息的時候慕容復下意識就想反駁,不過仔細一想確實有可能,最終也就沒有多言。

    “姑蘇慕容氏?好!慕容博死了,他們慕容家不還有人活著嗎?我就讓他慕容家就此覆滅!”

    聽到玄慈和尚的話蕭遠山也是才知道原來他還有一個真正的仇人在,瞬間他的眼神就看向了一邊的慕容復一行人。

    哈!

    想到便做,只見蕭遠山騰空而起,瞬間一掌便打向了慕容家一行人,掌勢兇猛異常,見此站在最前方的慕容復也是面色巨變。

    對方展現出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喬峰和丁春秋,這一掌他深知即使全力運轉斗轉星移卸力自己也絕對要被溢出的力量傷到!

    轟!

    就在慕容復準備硬抗,李敏準備出手幫忙抵擋之時突然一個灰袍人從一旁的山坡處飛奔而來一拳擊出與蕭遠山的掌法相撞,兩方相撞發出一聲巨響,隨后力量相互抵消干凈。

    “是你?!”

    蕭遠山看到這個灰袍人也是一驚,這個灰袍人正是他在這三十多年來隱藏在少林中碰到的人,兩人都是潛入少林藏經閣偷學各種武功絕技,然后再相互切磋比試,這么多年下來早已有惺惺相惜之感,許久未見誰知對方此時竟然突然出現阻擋了他。

    “蕭兄,好久不見!”

    灰袍人對著蕭遠山說道。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阻我?”

    蕭遠山看著自己面前的灰袍人眼中神色不明道。

    “阿彌陀佛,慕容博老施主,好久不見!”

    玄慈和尚突然對著灰袍人高聲說道。

    “哈哈哈!玄慈大師果然慧眼,居然將我認了出來。”

    灰袍人聽到玄慈和尚的話也沒有再掩飾,手掌一撫輕輕扯下了頭巾露出了一張神清目秀,白眉長垂的面容。

    “爹!你沒死?”

    慕容復看到灰袍人的面容后也是驚呼出聲。

    此時站在慕容復身后的李敏,沈蒼生等人眼神也是驚異無比,這現場的劇情變化太快,讓他們都有些眼花繚亂。

    而在場的眾人無論是天龍世界的原本人物還是現實世界的玩家都被這一幕幕變化看的頭暈目眩,實在是有些看不透這其中的奧妙只能靜靜地愣在原地等待著場中人的解釋。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