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徒呼奈何
    羅長風目光一凝,回喝道:“不錯,我們路上遇到任何山賊強人,我都會把賬算在你頭上,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會去洛陽取你性命。”

    “你可以躲,可以藏,但是如果我愿意拿出一部分錢財作為懸賞,買你的行蹤,甚至是買你的腦袋,我相信,你田七爺除非躲進深山,否則,你在江湖中將寸步難行,你會成為一個過街老鼠。”

    “所以,你若真想打借刀殺人的主意,最好能保證一定能殺死我們幾人。”

    “你……你……”田七氣得雙目赤紅,臉皮劇顫,指著羅長風,卻連句完整話都不會說了。

    遇上這么一個,講不講理全看心情,偏偏武功又高得嚇人的家伙,他是真的有些無可奈何了。

    心眉看看羅長風,又看看田七,眉頭微皺,卻暫且沒有說話,他想聽聽,羅長風這樣做的理由。

    羅長風沒有讓他失望,立刻便說出了理由:“不要覺得你冤枉,知曉此事的人,都在這里了,若在場之人不將此事傳出去,沒人會知道我們身上揣著巨款。”

    “龍四爺會在一個月后,再向江湖中公布梅花盜已死,懸賞已發放出去的消息,一個月后,再有強人上門,我不會找你麻煩,但在一個月內,我就認準你了。”

    說到此,羅長風扭頭看向大廳外的群雄,道:“雖說也可能是他們傳出去的,但他們的江湖地位遠不如你,該如何設法讓他們不把事情傳出去,那是你的事,反正……”

    羅長風冷笑著道:“只要我們路上遇到任何意外,你就得死。”

    心眉聽完羅長風的話,心下暗暗點頭,雖然如此行徑,多少還是有些霸道,但他的話卻不無道理。

    在這種情況下,除非羅長風他們不要懸賞,否則,如此做對他們才是最有利的。

    龍嘯云長嘆一聲,頹然道:“田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為了不生誤會,無謂的與人結下生死大仇,你與公孫兄,以及諸位朋友,還是暫且在興云莊盤桓一個月吧!”

    “等到一個月后,在下定然會對諸位有個交代,絕不會讓諸位白白在此耗費時日,如何?”

    田七深感憋屈,但不得不說,龍嘯云的提議,是如今最為妥善的做法。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與眾人都在興云莊,就算他們路上遇到意外,至少有龍嘯云可以從中斡旋,不至真的殺了他。

    羅長風對于龍嘯云這個提議也十分滿意,他至少可以確認,龍嘯云是絕對不敢搞鬼的。

    因為他也怕,他怕自己會說出,他只拿出了一半懸賞,還有另一半懸賞落入了他龍嘯云手中。

    若自己說出這件事,那么不僅龍嘯云會聲名掃地,在江湖中再無立足之地,還會有無盡的麻煩,甚至麻煩比他們更大。

    畢竟龍嘯云的實力,跟他們四個相比,可是大大的不如。

    他跟阿飛,加上李尋歡與鐵傳甲,這世上能覆滅他們的人,幾乎不存在。

    可以這么說,這個世界,除了還不知道貓在哪的上官金虹,能讓羅長風認真對待外,其他任何人,他都不必放在眼里。

    而龍嘯云,在真正的大佬面前,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事情議定,心眉討要了梅花盜的尸體,他下山來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為了秦重,而是因為他懷疑,少林經書被盜事件,與梅花盜有關。

    如今既然梅花盜已死,他也只好將尸首帶回去,讓人畫下他的畫像,再將他的身份挖出來,借此調查經書失竊之事。

    龍嘯云的穴道被解開,他獨自離開大廳,前往興云莊的密室金庫取那筆懸賞。

    那筆巨額懸賞自然不可能會是真金白銀,而是銀票,那些出懸賞的富商,將錢財存入錢莊,再把銀票交給龍嘯云保管。

    畢竟,龍嘯云雖然在整個天下,算不上什么頂級大佬,但在河朔地區,卻也是一號響當當的人物。

    過不多時,龍嘯云提著一個包袱回來了,他將包袱交給羅長風,道:“誅除梅花盜的懸賞,當初經在下、趙兄、田兄、公孫兄、秦老爺子共同見證清點。”

    “九十三位富商貴人各自拿出了自己一成家產,共計五百二十八萬六千兩,請公子點驗。”

    聽了龍嘯云的話,田七與公孫摩云臉皮齊齊抽搐起來,此刻他們不僅僅是心痛,連肉都在痛,那里面,原本該有自己一份的。

    哪怕自己只能分到一百萬兩,也足以富甲一方了啊!

    羅長風心下暗暗心驚,居然有這么多,要知道,這個時代的朝廷,一年的稅收都沒有這么多。

    就算他們只能得到一半,也已經是一筆巨款了,而這,僅僅只是殺掉一個江湖敗類的懸賞。

    難怪古代的大俠們從來不缺錢,當大俠,的確是一個很有前途的職業。

    羅長風心下雖震驚,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神色,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道:“不必點驗,我相信龍四爺不至于如此不智,在這方面動手腳。”

    說完直接將包袱遞給了身側的阿飛,道:“收著吧!這是你應得的。”

    阿飛深吸一口氣,將包袱接了過來,雖然對錢財沒多少概念,可他也知道,光是五十兩都已經足夠他生活十年八年的了,這可是五百多萬兩,他得花多少年才能花完?

    或者,一輩子也花不完?

    龍嘯云臉皮抽了抽,不再多說一言,直接越過羅長風,往廳上主位行去,面色陰沉似水的坐了下去,這自然是做給旁人看的,實際上他心下的喜意,幾乎快要壓不住。

    原本只能得到一百多萬兩的,現在卻變成了二百六十四萬兩,而且還賺得神不知,鬼不覺。

    他現在跟羅長風算是利益共同體,只要他不主動做出,危害羅長風他們的事,他相信羅長風也不會輕易說出此事。

    因為這對他并無好處,看羅長風的行事,他或許會損人利己,可若是損人不利己,他也不屑于去做。

    龍嘯云這神色,看在田七與公孫摩云眼中,還當他與他們一樣,肉痛的同時又對羅長風恨極。

    無聲的嘆了口氣,打又打不過,理又站不住腳,他們也只能徒呼奈何。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