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混子的江湖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做掉!
大勇的身手,在段小波這幫后街混子當中,還是不錯的。
張猴子一下子頭盔砸過來,大勇躲開的同時,掄著自己手中的頭盔也向他砸過去。
就這樣,這兩人你來我往,就在CLUB酒吧的門口打起來。
莫西干頭一見攔不住他倆,也只能拽著張猴子拉偏架。
張猴子掙不開莫西干頭,索性指著莫西干頭喊道:“草泥馬,再不放手,老子他媽連你一塊兒砸了!”
他這話說完,莫西干頭才不敢再拽著他。
此時,酒吧內黃毛沖旁邊的幾個人喊道:“哎,快看嘿,門口那幾個傻逼打起來了!”
“是嗎,我艸,真激烈啊!”
“這他媽拿個頭盔輪雞毛啊,直接上鎬把啊,艸,沒個性!”
張猴子跟大勇倆人在外面撕扯,黃毛看了會兒,就說:“行了,雞毛也打不出個所以然來,出去拉拉,在咱們酒吧門口打架,也影響咱們生意。”
說完,黃毛同幾個人推門出去。
“行了,打雞毛打啊,看看這是哪,要打回去打去!”黃毛沖張猴子他們喊了一聲。
“關你個幾把事!”大勇還沖他喊了一句。
“艸,打吧,打死一個少一個!”黃毛說著話,就站住了。
但此時,莫西干頭拽著倆人說道:“行了,真打算讓人看咱的笑話啊,還他媽嫌不丟人啊!”
莫西干頭這話說完,大勇跟張猴子倆人也放開了對方。
“趕緊滾!以后少來我們酒吧!”黃毛放肆的喊了一聲。
“我艸!”大勇瞪著眼還要上去跟黃毛動手。
莫西干頭拉住了他說:“行了,快走吧!人還沒找到,在這干什么架啊!”
“艸,你給老子等著!”大勇指著黃毛幾個人,不甘心的罵道。
大勇幾個人跨上賽摩后,排氣管子發出突突的聲音,隨之嗡的一下,兩臺賽摩開走了。
“艸,真他媽的傻逼!”黃毛沖身旁的人一招手,“走,回去!”
“哎,他們打架剛把這個掉了!”旁邊一人拾起大勇身上掉落的那張照片。
黃毛瞥了一眼,說:“拿過來我看看!”
“咋了,你還會算命啊,你還看看!”那人說著,將照片遞給了黃毛。
黃毛瞅著照片,皺著眉頭說:“這人,長得的確是挺兇的啊,你看這兩道眉,倒豎,而且眼角還向上吊,這人你瞅著像不像香港片里的演那個殺人狂的?”
“誰啊,啥片子啊,你又自己看片兒不告訴我們了!?”旁邊的人指著黃毛說道。
“去,這不是重點!死的那小子也是該著倒霉啊。”黃毛捋著下巴說道。
“就是啊,我以前見過那小子,跟段小波的關系挺不錯的,聽說他一個親戚,還跟劉家闖那干著上層高管,艸,你說人這玩意兒,誰知道誰啥時候走背字啊!”旁邊的人唏噓感嘆說道。
此時,黃毛幾個人已經走進了酒吧,黃毛隨手就將照片放在了吧臺上。
剛剛進來的那個女人,找了毛巾又從冰塊機里鏟出了一塊冰塊包在毛巾里敷著臉,當看到黃毛他們幾個人說話的時候,她就有些好奇。
等黃毛幾個人走開后,她便走到了吧臺前,拿起那張照片一看,瞬間瞳孔放大。
隨后,她轉身跑出了酒吧外,但此時大勇他們幾個人早已經走了。
女人咬了咬牙,隨后轉身快步走回到酒吧,從自己的包中掏出手機,快速撥通一個號碼。
……
J市,一間高檔酒樓,鴻福盛大酒店。
貴賓包間內。
一張圓桌前男男女女坐了七八個人,桌上擺放的是山珍海味,國窖酒。
“姚賓哥,今后我還得全仰仗著你照應啊,誰不知道在J市這片地界上,姚賓哥你是這個啊!”一名三十多歲,穿著板挺西裝的男人,站起身,端著酒杯沖姚賓說道。
姚賓松了松襯衫的領口,臉色微醺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笑著說:“好說,別的不敢說,但在J市,你找我就算是找對了!”
“所以,全靠姚賓哥照應了啊!”此時,坐在那個男人身旁的一名不到三十,穿著旗袍,盤著頭的美女也端著酒杯,站起身說道。
姚賓笑了笑,指著那名美女說道:“現在是嫂子敬我酒,那我就不得不喝了啊,呵呵!”姚賓說完,端著酒杯站起身,打了個酒嗝說:“來,都在酒里了!”說話的同時,姚賓的眼睛一直都盯著那個女人看。
酒宴散后,跟著姚賓的手下,攔住了剛剛敬酒的男人小聲說了幾句,男人一笑,便對身旁的旗袍美女使了個眼色。
那旗袍美女本就是這個男人帶出來的交際花,女友一說,只是他打了個幌子,試問,這種“說走就走”的場合,誰又真的敢帶自己的媳婦,女友過來應酬呢。
走出酒樓的時候,已經是旗袍美女攙扶著姚賓了。
姚賓瞇著眼睛走上了道邊停放的那臺卡宴跟前。
“賓哥,你喝酒了,還是讓小四給你開吧。”這時,跟在姚賓身后的手下,湊到姚賓跟前說道。
姚賓沖他一甩手,指著自己的臉說:“我喝多了嗎,你看我像是喝多了嗎!沒事!放心,這一帶看到我的車牌,沒有交警敢查我的酒駕!走吧,你們都走吧!”
姚賓手下見姚賓執意要自己開車,也不再說話,直接過去為姚賓將車門打開。
隨后,姚賓上了車,沖跟他的幾個手下揮手說道:“都回去吧!”
此時,剛剛在包間里敬酒的男人,還沖姚賓揮了揮手,笑著說:“姚賓哥,咱們說的那事,就請你多幫我上心了啊!”
“哎呀,小事一樁!”說完,姚賓嘴里冒著酒氣,用手指挑了一下坐在副駕駛的美女下巴,說:“都好說,你說是不是啊?”
美女只是羞澀的一笑。
隨后,姚賓沖著那人揮手說道:“行了,走吧,你還怕我照顧不好小嫂子嗎?”
“哈哈哈!”那人跟著尷尬的一笑。
隨即,姚賓將車窗升上去,隨后直接將車火打著,車瞬間“嗡”的一下開了出去。
而就在他的車剛開走不久,停在道旁的一臺掛著江東牌照的黑色尼桑車,也跟著開動了。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