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465章 李卓然的下場
    小四搖頭道:

    哪有這樣容易!

    呂暢并未立即信任李姑娘,而是扣押了她。眼看李姑娘就要把小命交代在呂府,各位猜怎么樣?

    眾俘虜一齊搖頭——

    他們哪里知道啊。

    小四眉飛色舞道:

    李姑娘急中生智,一不做二不休,告訴呂暢她是個姑娘,因為沒了潘子玉的支持,她一個姑娘家,縱得了李家的家產也無法保全,所以來投呂暢。

    呂暢說“原來如此”。

    這下他全信了。

    姓呂的滿肚子壞水,眨眼間便想出一個毒計:他要李姑娘假扮“李菡瑤”,被他捉了,放出風聲誘王壑上當……

    眾俘虜都聽傻了,靜了一會都哄笑起來。

    小四先是坐著說,在眾俘虜驚詫的眼神和急不可耐的追問下,順理成章地站了起來:那眼神就變了,變得犀利豐富;聲音也大了,語氣也變得抑揚頓挫、鏗鏘有力,不但模仿說書人的口氣,還比手畫腳,渲染出一幅生動的故事畫面,穩穩地掌控著故事的節奏;不時還反問聽得如癡如醉的俘虜們一句,引得他們熱情高漲、欲罷不能。

    許多俘虜先對這故事沒報多大期望,不過是為了解悶打發時間罷了,若是小四吹的過分了呢,他還會嘲笑一通,誰知小四講得這么精彩,不由都聽住了。

    那坐在遠處的俘虜也被吸引過來,上萬人都聚集在小四周圍,都仰頭看著巨石上的少年。

    小四見此情形,更加亢奮道:

    你們說這事奇不奇?呂暢竟然要李姑娘假扮她自己!郝凡就是李菡瑤,李菡瑤就是郝凡,還用假扮?

    眾俘虜連連點頭,都說好笑。

    小四道:“這事看著容易,其實危險的很。那呂暢陰毒,就是要把李姑娘當誘餌,誘惑王公子上鉤。他才不管李姑娘死活呢,只要能抓住王壑……”

    胡齊亞一共挑了四個能說會道的藤甲軍,小四說的時候,另外三人敲著碗筷伴奏,后來就換成了敲鼓。

    那個場面,上萬人聚集在工地的亂石堆上,卻鴉雀無聲,只有小四的聲音鏗鏘入耳。

    很快說到李菡瑤被呂暢當做誘餌弄進皇宮,嘉興帝在乾元殿召見她。這時,王壑張謹言發動皇城兵變,炮轟乾元殿,炮彈轟塌了乾元殿,乾元殿的承重柱——一根兩人合抱粗的金絲楠木柱子就砸向了李菡瑤。

    然后呢?

    眾俘虜緊張得不能呼吸了,上萬雙眼睛都盯著小四。他們知道李菡瑤還活著,卻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這場劫難的,到底是被人救的,還是自己逃的?他們等待小四解開心中疑惑,滿足他們的好奇心。

    可是,小四說:“該干活了!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拍了拍手,不說了。

    眾俘虜意猶未盡、怨氣沖天。

    這不是折磨人嘛!

    他們想抗議,忽然想起自己俘虜的身份,人家好吃好喝的供著,難道不干活還要聽故事?

    世上哪有這好的事!

    小四承諾,晚飯時再接著講。

    眾人這才好過些,只是到底意猶未盡,散去時還議論紛紛,猜測李菡瑤到底是如何逃脫的,以滿足空虛心理。這時候,幾乎沒人想三天后離去。

    小四見他們這樣,興奮極了,忙再接再厲,跟同伴躲去天鬼洞中琢磨,要讓接下來的故事情節更加動人,務必要打動這些俘虜,使他們投靠李菡瑤。

    而胡齊亞卻又下山去了。

    好事連連,他忙的很。

    山下,還有人等著他處置呢。

    這要從鄢蕓早上離開說起。

    鄢蕓乘坐水軍樓船從泰江轉到景江上,吩咐十幾個手下換上水軍衣甲,將船開回碼頭,她自己則換乘李家船,帶著冰兒等女和五十個藤甲軍回李家。

    圍住李宅的禁軍已被活捉,是李卓爾夫妻——準確來說,是李卓爾媳婦白小霞指揮的。

    當年,李卓航讓胡清風在青華山下的青華莊訓練人手,并未想過要造反,而是為了守護李家的家業。因此這些人訓練成后,首先便被安插進各地工坊、商鋪,有的做護院,有的做管事,還有的做搬運苦力,除了明面上的月銀外,暗中還另拿一份很高的月銀。

    安插在景泰府太平工坊的人數并不多,只有七八十人,但李菡瑤和鄢蕓絲毫不擔心。這些人由她們指揮分派,必能發揮最大作用;而這次面對的又是荒廢多年、不堪一擊的地方禁軍,想以少勝多太容易了。

    鄢蕓惦記著天鬼峰下的要塞,抓壯丁似得引著宋平那九千人往天鬼洞去了,把李家交給了白小霞。

    白小霞首先收拾李卓然。

    李卓航教導女兒,要不拘一格用人,其中有一條是反用。之前李菡瑤對付潘織造時,在霞照太平工坊用過一次,利用叛變的管事吸引潘織造墜入她挖好的陷阱,很成功。李家還有一個人,她一直留意著,等機會要好好利用,這個人就是關在李氏分祠西廂的李卓然。

    因此,這次李卓然勾結外敵的所有行徑都落入白小霞眼中,早回稟了李卓航父女。當他帶著奸細闖進工坊,立即被圍困。

    這個人活著給妻兒帶來無盡的折磨,可是他再不堪,李天華也不會弒父,甄氏也不能休夫,只有李卓航這個家主才有權力懲處他,甚至殺他。

    李卓航下的命令是:

    殺無赦!

    亂箭射殺!

    這樣誰也不好說什么,連李天華也無話可說,他爹勾結外敵背叛家族,死于亂箭下,怪誰?

    然計劃再好,也有誤差。

    李卓然被堵在院子一角,身中數箭,竟然還沒死,然后李天華就撲了上去,哭喊“爹!”

    護衛們就不好再射了。

    他們都看向白小霞。

    李卓然膽都嚇破了,他從未離死亡如此之近。見那些護衛依然虎視眈眈地對著他,他抱住李天華,哆嗦道:“救爹!”眼下,只有兒子能救他了。

    李天華轉臉對李卓爾哭道:“三叔,饒了我爹吧!我爹知道錯了!求求三叔,饒了我爹吧!”

    李卓爾有些不知所措。

    他也看向媳婦白小霞。

    白小霞面無表情地盯了李卓然好一會,才對李天華道:“天華,給你爹磕頭——拜別!”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