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惡魔囚籠 > 第一章 天賦!
    【完成特殊事件‘自立為王’!】

    【減少時間:35天】

    【完成主線任務!】

    【玩家將于五分鐘后離開副本世界……】

    【請攜帶自身能夠攜帶的物品,做為帶出物品!】

    (標注:超出自身攜帶上限的物品,將會被自動辨認為不可帶出副本物品!)

    ……

    秦然將所有的戰利品塞入了背包或者綁在了身上后,一把拿起了【卡爾嘉之粉碎】。

    雖然知道這樣的特殊武器,即使帶回游戲房間也不足以賣出什么高價,但讓秦然放棄自己的戰利品,那真是想也不要想。

    想從吝嗇鬼的口袋里掏錢,那和殺了他沒什么區別。

    當秦然握緊了【卡爾嘉之粉碎】后,倒數時間結束。

    他消失在了原地。

    可秦然并不是回到了游戲的房間,而是又一次的來到了那片星空下。

    一行行的文字,在星空中綻放——

    【玩家完成突破人物模板極限副本!】

    【力量、敏捷、體質、精神、感知五項屬性將成為主屬性!】

    (標注1:主要屬性:每次需要耗費1黃金屬性點提升)

    (標注2:次要屬性:每次需要耗費2黃金屬性點提升)

    (標注3:邊緣屬性:每次需要耗費3黃金屬性點提升)

    【惡魔之力,判定為本源之力】

    【原罪之力,判定為本源之力】

    【圣刺之力,判定為本源之力】

    【晨曦之力,判定為本源之力】

    (標注1:玩家身體將契合本源之力,消耗積分、技能點、黃金技能點減少-30%)

    (標注2:非本源之力提升,消耗積分、技能點、黃金技能點+100%)

    (標注3:相克本源之力提升,消耗積分、技能點、黃金技能點+300%)

    【玩家獲得天賦……】

    【判定玩家在極限副本中突破技能晨曦騎士鍛體術限制、徒手格斗限制、潛行限制】

    【判定玩家在極限副本中突破力量、敏捷、體質限制】

    【判定天賦級別提高……】

    ……

    璀璨的文字在空中一頓。

    接著,又一次的出現。

    【煉獄末裔】【末日血脈】【緘默圣痕】【希望子嗣】諸多文字開始出現,卻又快速的被替換。

    最終,光輝閃爍間,一行文字變得凝實起來。

    【名稱:守望者】

    【類型:天賦】

    【品質:傳說】

    【屬性:1,免疫要害;2,優勢判定;3,優先時間】

    【特效:無】

    【需求:無】

    【備注:站在光明與黑暗的間隙,眺望著晝夜輪轉的你堅守著自己的信念。】

    ……

    【免疫要害:你的身體要害,將不會成為你的致命弱點】

    【優勢判定:任何一次判定,你都將會獲得+1的特效(包括但不限于屬性)】

    【優先時間:你可以指定任一技能立刻完成冷卻,2次/日】

    ……

    “守望者?”

    秦然看著這個像是稱號,多過天賦的詞匯。

    沒等他更多的思索,眼前一暗,他就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而在秦然離去后,那片星空下的文字并沒有消失。

    它們緩緩變化著。

    仿佛是一卷抽象的古畫,就這樣的張開了。

    太陽早已升起,向世間灑遍了自己的光輝。

    一輪明月隱藏在太陽的光芒下,卻帶著悠然自得。

    在兩者間,陽光與月光交匯的地方,一粒細小的黑點,仿佛種子般,變得若隱若現。

    ……

    熟悉的破舊倉庫內,秦然剛剛站穩。

    滴滴滴!

    他的留言就急速、連綿的響起。

    毫無疑問的,都是來自無法無天。

    甚至,沒有等秦然來查看這些留言的時候,他的眼前已經出現了系統提示。

    【玩家‘無法無天’請求進入你的房間,是/否允許?】

    “是!”

    秦然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然后,他就看到了急沖沖跑進來的無法無天。

    急速奔跑中的高大、健壯身軀,在破舊的倉庫內帶起了一陣狂風,卷起了積留的灰塵。

    一看到秦然,無法無天的嘴就好像是機關槍一樣開始了。

    “你沒事吧?”

    “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你直接進入突破人物模板的副本了!”

    “還好!還好!”

    “多積攢一兩個副本的收益,再去突破人物模板的副本才是正確的選擇,要知道……”

    “我完成了。”

    秦然微笑著說道。

    無法無天一呆,他認為自己是出現了幻聽,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你說什么?”

    “我說我完成了突破人物模板極限的副本!”

    秦然再次重說了一遍。

    這一次無法無天聽清楚了。

    但這并不代表無法無天不會驚訝。

    “你、你完成了?”

    無法無天結結巴巴的問道。

    事實上,在此刻無法無天的心中不單單是驚訝,還有著濃烈的好奇。

    他很想要知道秦然是完成了幾項突破。

    是三項,四項?

    還是五項?

    但做為資深玩家的無法無天深知玩家之間的規則。

    諸如這樣隱秘的事情,是根本不會主動詢問的。

    哪怕,他和秦然是好友也是一樣。

    “恭喜成為資深者!”

    無法無天轉移著話題

    “謝了!”

    秦然笑著回答道。

    之所以認可無法無天成為自己的朋友,對方這種不刨根問底,謹守底線的做法真的是功不可沒。

    秦然不喜歡說出自己的秘密。

    更加厭惡他人探尋自己的秘密。

    “做為慶祝,我們真應該喝一杯!”

    無法無天說著,就向秦然拋去了一根雪茄。

    抬手接住,秦然左手中火苗閃過,就將雪茄點燃了。

    秦然對于雪茄的味道,因為無法無天而變得習慣了,在休息時,他并不介意來上一根。

    當然了,每次秦然都不會忘記驅除身上的氣味。

    被朋友聞到或許沒什么。

    可假如在潛行中,被敵人聞到了,那真的是要命的。

    在生死之間,秦然不僅變得更加謹慎,而且還對各種細節越發的在意。

    比如他此刻就能夠從無法無天抽雪茄的姿態中,感受到一股喜悅。

    再加上之前的話語,秦然立刻猜到了無法無天的喜悅從何而來。

    “你找到了新的‘解咒師’?”

    秦然問道。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