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惡魔囚籠 > 第六十章 禮贊下的離去
    看著眼前即使經過了擦拭,依舊濕透了的紙條,秦然一挑眉。

    抬頭看了看臉上浮現愧疚、不安的‘暴食’,秦然最終沒有說什么,當然,也沒有接過紙條,而是讓‘暴食’拿著,他低頭查看。

    紙條上沒有長篇累牘的文字。

    事實上,上面就只有兩個字:封神。

    “封神?”

    “原來是這樣!”

    秦然皺起的眉頭微微松開了。

    他一直不明白‘吞噬者’是怎么出來的,按照《納威亞史》描述,在建成納威亞城的時候,‘吞噬者’就被‘英雄’艾格封印了。

    簡單的說,不打破封印的話,‘吞噬者’根本無法出現。

    在納威亞城中的人除了所謂的‘追隨者’外,根本沒有誰有理由去打破封印,但是在看到‘封神’一詞的時候,秦然突然發現,理由實在是太充分了。

    能夠被封神的自然是只有凡人。

    哪一個凡人不希望成為神靈?

    尤其是那些長時間待在神廟內,目睹著神靈光輝的侍奉者們,一旦有了成神的機會,他們一定不會放棄。

    即使是背棄自己信奉的神靈也在所不惜!

    “所以,在狩獵者神廟內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不是狩獵者,而是他的追隨者……”

    秦然思考著,但隨即眉頭又皺了起來。

    因為,他想到了這位‘知識之神’初次見面時說過的話語:歷史被狡猾的獵人隱藏了。

    狩獵者本身就是獵人出身,經歷了封神才成為了神靈。

    很自然的,對方麾下的信徒也大都是技藝精湛的獵人!

    恰好的一點是:對方麾下的信徒很可能背棄了對方。

    “和他們有關嗎?”

    秦然下意識的想到了狩獵者神廟的大祭司柯克和賀拉斯。

    如果真的是這兩個人做的,那么,秦然也不得不夸贊一句,對方做得真的是相當的出色。

    不僅讓狩獵者了無音信,其它的納威亞諸神也都受到了牽連。

    而且,他們帶著足夠多的納威亞遺民返回了南方某座‘狩獵者隱秘的神廟’。

    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至于真實的是什么?

    秦然無法肯定。

    因為……雷霆之神!

    在整個事中,一直消失的雷霆之神!

    吞噬者出現時,對方消失不見,當吞噬者被意外重創時,對方也沒有出現,直到前不久才出現了一位對方的信徒,并且還和‘瘟疫’牽扯到了一塊。

    他完全搞不懂,對方想要做什么。

    “你的目的會是什么呢?”

    不自覺的,秦然的手指再次輕輕敲擊著身旁的木桌。

    這是他思考時的習慣。

    而一旁從開始就表現出認錯態度的‘暴食’則小心翼翼的看著秦然,在發現秦然沒有任何的怒意后,‘暴食’十分聰明的向著墻角的陰影走去。

    當然了,那張紙條被他輕輕的放在了桌子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很快的,在日出來臨時,戈爾德領外響起了密集的戰馬馬蹄聲,令秦然長長的出了口氣,從椅子中站了起來。

    他無法繼續停留在這里。

    但,并不代表他會真正的離開。

    看著從陰影中走出的‘傲慢’,秦然微笑的說道:“接下來需要拜托你一段時間了。”

    “交給我吧!”

    ‘傲慢’輕輕頷首。

    然后,秦然向后一退,整個人消失在陰影中,‘傲慢’推門而出。

    早已等候在門前的邁爾澤看著‘傲慢’,十分配合的躬身行禮。

    “冕下。”

    邁爾澤尊稱道。

    咚!

    在邁爾澤身后的黑色騎兵們,齊齊舉起手中的長劍,擊打著胸甲,在整齊劃一的聲音中,同時高呼。

    “冕下!”

    聲浪驟起,讓一直觀察著這支騎兵隊伍的人們紛紛變色。

    身在約特平原,特別是戈爾德領的人們完全沒有見過這么精銳的騎兵,而在人群一側的魯夫更是眉頭緊皺。

    因為,眼前的騎兵讓他想到了某些傳聞。

    “是‘他們’?”

    “不可能的!”

    “盤踞在斯瑪科丘陵最兇殘的盜匪,怎么會是那位冕下的麾下?”

    當不靠譜的想法出現的時候,魯夫馬上搖了搖頭將這樣的想法甩了出去,接著,這位智者看著走過來的‘秦然’,雖然感覺有些不同,但是深知不該問的別問的對方,就這么打開了馬車門。

    黑色的騎兵簇擁著馬車緩緩的離開了戈爾德領。

    而就在隊伍即將徹底離開戈爾德領時——

    “萊恩冕下,感激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我們永生不忘!”

    感激聲從鎮子門口傳來。

    上了年紀的學者,背著豎琴的青壯者,身穿靚麗衣裳的少女,懵懂卻又純真的孩子們。

    他們聚集在一起,高聲的喊著、行禮。

    前行的隊伍并沒有停下。

    鎮子內的人們默默的注視著。

    這在他們看來是正常的。

    畢竟,那位是半神。

    神靈都是高傲的,是不屬于人間的。

    哪怕是一位半神。

    不過,一些孩子卻目露失望。

    他們可是清楚記得幾天前那道身影面帶微笑行走在他們身邊驅除瘟疫的樣子。

    隊伍繼續前行,很快的就要消失在人們的視野。

    而在這個時候,一片柔和的白色光輝突然的從鎮子的四面八方亮起,溫暖、舒適的感覺。

    歡呼聲一下子就從孩子們嘴中響起了。

    單純的他們認為這就是最好的。

    是啊。

    理應是最好的。

    沐浴在這樣的光輝中,哪怕是上了年紀的學者都感到了久違的活力。

    他們感慨著那位冕下的仁慈。

    同樣的,他們也不會無視這樣的仁慈。

    一個個的人再次對著遠處的隊伍行禮。

    “愿您如天上的星辰,閃爍不滅。”

    “愿您如晨曦的光芒,照亮世間。”

    “愿您如午后的微風,佛照人間。”

    ……

    耳邊回蕩著這樣的祝福聲,感知著腦海中的火焰再次跳動了數下,站在陰影中的秦然不由嘴角一翹。

    沒有白費他快速的布置了【晨曦之印】。

    他轉過身看向了剛剛同樣幫忙的‘暴食’。

    “那個味道,你還能夠找到嗎?”

    秦然這樣的問道。

    “能!”

    ‘暴食’肯定的點了點頭。

    秦然臉上的笑容立刻燦爛了一分。

    在祝福的贊美聲中,兩道身影迅速的消失不見。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