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惡魔囚籠 > 第三十二章 掙扎
    嘎!

    不詳的啼叫中,黑色的鳥落在了半截車輪上,它轉動著脖頸,圓溜溜的黑眼睛,警惕的盯著周圍。

    然后,猛地一啄。

    一片掛在車輪上的血肉被,黑色鳥兒叼在了嘴中,咽了下去。

    嗖!

    一支流矢擦著車輪扎在了泥土中,黑色的鳥兒馬上振翅飛起,沖上了云霄,它黑色的眼睛俯瞰著地面上的戰斗。

    黑色的怪物咆哮著。

    騎士們揮舞著長劍。

    士兵們用長槍、弓箭做為掩護。

    你來我往。

    尖牙利齒,劍刃鋒銳間,火星四濺,鮮血橫飛。

    怪物倒地后,變為了散發著濃郁海腥味的泥土,人類倒地后變為了一具具的尸體。

    這些尸體面容猙獰。

    目帶不甘。

    暗含期盼。

    可……

    結局無法改變。

    死,就是死了。

    鮮血染紅了白色的祭司袍。

    沒有血色的臉,還保持著最后的微笑。

    亦如寬恕神廟的教義一般。

    寬慰世人。

    忘卻自己。

    僅剩下一條手臂的豐收神廟大祭司,抬起剩余的左手,為寬恕神廟的大祭司整理著遺容。

    他必須要這樣做。

    對方是為了救他而死的。

    “退了!”

    “那些怪物被打退了!”

    這樣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是第一次響起。

    早沒有了最初的喜悅與欣喜,剩下的就只有抓緊時間的休息,全權指揮著戰斗的戰爭神廟大祭司聲音沙啞、低沉的問道:“信使沖出去了嗎?”

    “沖出去了,大人。”

    戰爭神廟的騎士躬身行禮道。

    “那就好!”

    “那就好!”

    “有希望,總比沒有強。”

    戰爭神廟的大祭司扭過頭看向了用馬車、尸體構筑的層層防線。

    他的目光躍過了防線,看著那些低聲祈禱的老人、女人、孩子們。

    他嘴唇微張,想要說些什么,但最終只剩下了歉意的低語。

    “抱歉,我沒有能帶你們沖出險境。”

    “抱歉了。”

    聲音越發的低沉。

    變得微不可聞。

    他的身軀微微晃動,靠在了身后的戰旗的旗桿上。

    他有些累了。

    需要休息一下。

    就一下。

    戰爭神廟大祭司閉上了雙眼,花白的胡須隨風吹動,頭頂屬于戰爭之神的劍盾之旗獵獵作響。

    上面殘余的靈光閃爍不定,猶如風中的燭火。

    啪!

    捆綁著劍盾之旗的繩索突然斷裂。

    靈光破碎了。

    燭火熄滅了。

    戰旗隨風而舞,高高的吹上了天空,然后,緩緩的落下。

    落在了戰爭神廟大祭司的身上。

    “大人!”

    守護在戰爭神廟大祭司旁的數位騎士齊齊跪地,哽咽的呼喊著。

    這樣的呼聲在剛剛獲得一絲安寧的戰場上是突兀的,是明顯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這里。

    騎士們將手放在胸口,彎腰行禮。

    士兵們沉默的低下頭,默誦悼詞。

    被保護的平民們低聲哽咽。

    與上了戰場的騎士、士兵、祭司、執事們不同,他們沒有受到一丁點的傷害,那臨時搭建而成的防線,看似一沖就破,但卻固若金湯般的守護著他們。

    這一切都是那位老人的指揮。

    站在唯一一輛沒有并入臨時防御工事的的馬車車頂,立起了劍盾之旗,就如同真正的盾牌一樣守護著他們。

    戰爭神廟的大祭司是這樣。

    勇武神廟的大祭司同樣如此。

    那是他們距離危險最近的一次,一群從地下突圍進來的怪物,向著他們張開了布滿尖牙的血盆大口。

    勇武神廟的大祭司毫不猶豫的沖了過來,將怪物被打退,幾乎要被怪物吞入嘴中的幼童,也被那位大祭司硬生生的從怪物嘴中搶了回來。

    勇,一往之前。

    武,殺敵護民。

    他帶著最后的吶喊,屹立在這道防線的最前沿。

    他怒目圓睜,身上的破破爛爛的盔甲下是層層疊疊的傷口。

    他早就沒有了呼吸。

    但他沒有倒下。

    就如同他信奉著的‘勇’與‘武’一樣。

    依靠著一個人,斬殺了上百突如其來的怪物,他……的信仰沒有被玷污。

    即使,他的面容骯臟,沾染著被鮮血澆灌的泥土。

    嗚、嗚嗚!

    “怪物沖來了!”

    短促的號角聲,明確的話語聲,告知著人們又一次的戰斗開始了。

    “神啊!”

    “救救我們!”

    一位年幼的孩童低聲哭泣著,哪怕她的母親將她的嘴牢牢捂住,也無法遮掩這樣的聲音。

    然后,這位母親看到了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的父親向外走去。

    “父親。”

    這位母親喊道。

    “活下去。”

    年邁的父親、祖父已經拿不動刀劍,更加舞不起長槍,但是,他……還有身體。

    看著迎面沖來的怪物,他高聲喊著——

    “來啊!”

    “吃了我!”

    吃了我吧!

    用我的身軀填飽你的胃。

    用我的身軀換來你的飽腹。

    用我的身軀換來他們的希望。

    噗!

    血光崩現。

    他的身軀被怪獸一口咬斷,兩截身軀跌落地面,怪獸馬上低頭去啃食,而更多的怪物沖過來想要分食。

    被搶奪食物的怪獸馬上張開了嘴,呵斥著其余的怪物。

    但根本沒有用處。

    饑餓的本能,讓它們無比青睞這樣新鮮、滾燙的血肉。

    小的爭斗開始了。

    這,為騎士、士兵們分擔了一些壓力。

    更多的老人站了起來,他們用眼神向著家人告別,一如自己的兒子、女婿那樣,絕然的走上了戰場。

    死帶來了生,還有……

    希望!

    “啊啊啊啊!”

    一個年輕的士兵放聲大吼。

    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他的父親也看到了他。

    揮了揮手。

    下一刻,被怪物淹沒。

    士兵瞪著雙眼,眼角都裂開了,鮮血順著眼角而下,混雜著淚水,刺痛感陣陣,但他不能動,他不能離開他所在的小隊。

    因為,少了他一個。

    這個小隊的方陣就會少了一角。

    那樣……會死更多的人!

    不能再死更多的人了!

    足夠了!

    已經足夠了!

    年輕的士兵轉過頭,咬著牙,鼓著全身的力氣扛著盾牌,承受著怪物一次又一次的撞擊。

    ……

    “呵,卑微的蟲子。”

    遠處的山坡上,衣著華麗男子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他不由發出了輕蔑的笑聲。

    他頭也不回的對身旁的傳令兵說道。

    “去向大人回復。”

    “豐收、寬恕、戰爭、勇武神廟全滅。”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