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修真四萬年 > 第1461章 互相傷害,何苦來哉?
    兩人的臉色都不算太好看。

    王喜自不必說,半張臉幾乎都變成了焦黑一片,深深凹陷進去的眼珠之上,仿佛仍舊有妖異的靈焰跳躍,疼得他齜牙咧嘴,面部神經不斷抽搐,比白蓮老母橫眉怒目的模樣,都好不了多少!

    李耀卻也開心不起來。

    新的一回合,他并未討到太大好處,反而還暴露了自己“天劫戰體”的秘密!

    古圣界并沒有專門的“妖族”這一說法,不過散落在大陸邊緣,遠離文明中心的蠻夷,往往都帶著一些妖族血統。

    想來,當年女媧族在進攻這一處“盤古族戰爭基地”時,帶來了大量經過細胞強化的“雷震子部隊”,之后數十萬年,這些雷震子部隊的成員,和其余人類戰士不斷通婚,慢慢就擴散血脈,演變成了數量眾多的蠻夷。

    因為古圣界沒有經歷過“大黑暗時代”,也就沒有人族和妖族的尖銳對立,蠻夷和文明之間,主要是以文化來劃分。

    即便擁有一些奇形怪狀的妖族血統,只要大量接受中原文化,亦不會被視為異類。

    李耀身為巫蠻修士出身的靈鷲上人,稍稍呈現出一些妖族特征,倒不算太奇怪。

    問題在于,他呈現出來的妖族特征實在太過濃烈——寒光閃閃的爪牙和骨刺,猩紅的眼球,碧油油的鱗片,最夸張就是掌心用來激發細胞湮滅炮的晶狀體,簡直是半人半妖,猙獰恐怖到了極點。

    如此鮮明的特征,這么酷炫的造型,即便現在沒有令王喜生疑,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變成隱患!

    李耀瞇起眼睛,頭一次從內心深處涌動出了濃烈的殺意,默默計算著倘若自己召喚出晶鎧的話,是否有機會瞬間將王喜滅口?

    計算結果卻不容樂觀。

    王喜已經退到了懸崖邊緣,明顯擺出一副一言不和就會竄入海底,逃之夭夭的架勢!

    對王喜這種至少元嬰期巔峰境界的超卓高手,身上不知還蘊藏著多少秘密,就算裝備上晶鎧,李耀都沒信心將其一擊必殺,只會被他發現更多的秘密!

    更令李耀郁悶的是,自己泄露了這么重要的底牌,偏偏沒從王喜口中掏出關于“仙宮”的哪怕半條消息!

    原本還想裝出無比虛弱的模樣,從這家伙口中掏出大把關于仙宮的情報——這一招以往明明是屢試不爽的啊!

    沒想到,這半男不女的家伙,嗅覺未免太敏銳,口風未免太緊了!

    “好高明的‘蠻體術’,看來整個修真界都遠遠低估了靈鷲道友!”

    王喜捂著受傷的右半邊臉龐,一字一頓道,那醇厚如春風的迷人嗓音,也變成了凌冽的寒風。

    所謂“蠻體術”,便是擁有妖族血統的蠻夷修士,激發體內洪荒細胞的秘法,算是一種不太常見的旁門左道。

    王喜曾經執掌大乾王朝的皇家書庫,涉獵廣博,卻是誤將李耀的天劫戰體當成了施展“蠻體術”的結果。

    李耀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氣,不斷計算著荒島上的一切細節,試圖找到合適的攻擊路線,連連怪笑道:“再高明的手段,不是都被王公提前察覺了么?”

    王喜冷哼一聲道:“靈鷲道友不用枉費心機,再想偷襲了,如今的局面,你我都深受重創,無論哪一方想要全力逃遁的話,另一方都不可能攔得住的,任何攻擊手段,不過是白費力氣而已!更何況,無論靈鷲道友是否相信,直到此刻,我依舊認為我們并沒有根本性的沖突,恰恰相反,我對道友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我對王公的興趣,也是越來越濃烈了。”

    李耀故意盯著王喜高聳的胸脯道。

    “靈鷲道友,現在被修真界中人稱為‘大周劍宗’,那也算是堂堂的一代宗師了!”

    王喜的聲音蘊含著冰冷的怒意,“難道不覺得,這樣的目光,太過失禮了嗎?”

    “我只是很好奇。”

    李耀微微一笑,收回目光,“隱藏在‘王喜’這層軀殼之下,究竟是男是女,究竟是王喜假扮的龍揚君,還是龍揚君假扮成王喜呢?”

    “想必王公自己都知道,修真界中關于你的傳聞極多,甚至有很多人懷疑王公是‘天閹之人’!”

    “不過,我倒覺得相當蹊蹺,王公是天下皆知的權宦大閹,所謂‘天閹之人’的名聲,難道就比‘大太監’要難聽到哪兒去嗎?”

    “至于說,王公其實是一名女子的話,似乎也并不值得遮遮掩掩,或許昔日在廟堂之上,‘權宦’的身份還有些用處,但王公都落魄到今時今日的地步,所依仗著乃是自己的實力,只要這份實力還在,是男是女,很重要嗎?”

    “可是,和王公交手的過程中,我明顯感覺到王公對自己的身份相當敏感,似乎還隱藏著一些比‘王喜是女人’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那究竟是什么呢?”

    王喜死死盯著李耀看了很久,接著又輕輕嘆了一口氣,似乎很不理解李耀為什么非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不清,他幽幽道:“靈鷲道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就好像我們兩個,素不相識,無冤無仇,明明可以攜手合作,一起探索‘仙宮’,各取所需的,為什么偏偏要鬧到現在這樣,互相防備,彼此猜忌,甚至你死我活?”

    “倘若靈鷲道友非要糾纏于我是男是女這樣細枝末節的小事,逼得我不得不全力反擊,去探究你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靈鷲上人,大家兩敗俱傷,又是何苦來哉呢?”

    李耀的笑容瞬間凝固。

    王喜趁著他心神震蕩的剎那,再度出手,荒島上空又一次升起幾十道星芒劍雨凝聚而成的天河瀑布!

    李耀倉促反擊,卻發現王喜凌厲的攻勢只是虛晃一槍。

    當漫天劍雨都煙消云散時,王喜已經張開雙臂,在荒島邊緣的懸崖上踮起腳尖。

    而他手里卻多了一樣東西——仙宮地圖核心!

    倉促之間,王喜來不及將龐大的萬羅天星盤收入乾坤戒中,只是搶回了地圖核心,手一抖,如沙礫般消失在指縫之間。

    “倘若靈鷲道友真的這么想要知道我的秘密……”

    王喜灑然一笑,淡淡的嫵媚中流露出凌冽的英氣,“那就等仙宮一聚之時,咱們再徹夜長談吧!”

    雙足輕輕一點,他就像是一只斷了線的風箏般瞬間飄到了十幾里之外,沒入到了黑黢黢一片的大海之中,連半個浪花都沒有泛起來。

    李耀眼角的跳動,直到此刻依舊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激烈。

    他的直覺沒錯,王喜果然是古圣界至關重要的人物!

    只是……

    李耀沉著臉,走到角落里,單膝跪地,仔仔細細地研究起被王喜破解的靈鷲枷鎖。

    整具枷鎖十分完整,無論靈能循環還是機械結構都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從枷鎖上殘留的細微擦痕來看,王喜簡直像是一抹幽魂般“滑”了出去!

    李耀歪著腦袋琢磨了半天,都想不出王喜究竟是怎么脫困的。

    他再次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除了無法想象的化神老怪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毫發無損地瞬間脫開靈鷲枷鎖!

    “咻!咻!咻!咻!”

    身后的云層中,傳來四道撕裂空氣的轟鳴,是四名實力強橫的修真者在做超音速飛行。

    李耀抹了一把臉,深呼吸幾口氣,將周身猙獰的爪牙和骨刺都收回體內。

    “靈鷲道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齊中道、燕離人、巴小玉和苦蟬大師四人降落到荒島之上。

    看來,王喜是感知到了四名超級元嬰降臨,所以才溜之大吉的,否則他和李耀這場博弈,說不定還要再過幾回合呢!

    李耀看著散落一地的萬羅天星盤零件,又掃了巴小玉和苦蟬大師等人一眼,清了清嗓子,仔仔細細地解說起來。

    一炷香之后,齊中道、巴小玉和苦蟬大師的臉色都變得十分凝重。

    就連素來對劍道之外的一切都沒太大興趣的燕離人,眉毛都高高挑了起來。

    “仙宮,云秦金人,升仙之路?”

    “王喜、萬明珠、戚長勝、韓拔陵這四大兇人竟然聯合起來了!”

    無比震驚的消息,饒是四名道心堅定無比的超級元嬰,都禁不住連連搓手。

    “云秦金人,是傳說中的上古至寶,哪怕只有一尊,都有可能扭轉整個戰局!”

    苦蟬大師嘆息道,“倘若被韓拔陵、萬明珠或者戚長勝之輩得到幾尊云秦金人,就有可能改天換地,掀起連番浩劫!”

    “王喜素來以陰險狡詐,心機深沉而著稱,‘仙宮’的一切,都是他一面之詞,未必真有其事!”

    叫花子巴小玉冷哼一聲道,“不過,無論王喜的目的是什么,四兇聯手,的確非同小可,稍有不慎,便會天下大亂,生靈涂炭!”

    “我們必須搶在‘四兇’之前找到‘仙宮’!”

    齊中道沉聲道,“可惜現在,仙宮地圖又回到了王喜手中!”

    “這倒無關緊要。”

    李耀淡淡道,“剛才我已經浮光掠影地看過仙宮的地圖和結構圖,就算沒有核心,也可以復制出來!最大的麻煩是,王喜的修為和我仿佛,就算沒有解析地圖的‘萬羅天星盤’,他應該也可以憑記憶將地圖復制出來的!”(未完待續。)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