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修真四萬年 > 第1361章 夜襲!
    這番話就像是一陣旋風,瞬間震懾了所有巫蠻修士的心神。

    對寶物的貪婪和對官職的興奮,統統一掃而空,所有巫蠻修士都如遭雷殛,目瞪口呆。

    夜襲火無咎!

    殺光鬼秦人!

    這,這太夸張了吧?

    唯有李耀在心底大聲喝彩。

    原來如此!

    凌守敬白天故意在大庭廣眾之下,宣布明天要正式代天子冊封火無忌為“巫南土司”。

    晚上又大擺筵席,縱酒狂歡,還煞有介事地宣布接下來三天都要遴選勇士。

    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迷惑對面,讓對方以為他真是一心一意要在什么“百勝大擂”上和鬼秦人一較長短。

    殊不知,從一開始他就沒有要打什么鬼擂臺的打算。

    這位巫南五路招討制置使,從頭到尾就一個主意——直接斬殺不服王化的蠻夷和敵酋,干脆利落了斷此事!

    從凌守敬這番決斷上,李耀倒是看出一點天朝上邦,鎮壓四海的氣勢來。

    這才對嘛,軍國大事豈可真的交給擂臺來決斷,還連續打一百多場擂臺?神經病啊!

    李耀對古圣界高層的智商期待,又稍稍提升了一個級數。

    真正的巫蠻修士,卻沒他這么想得穿,不少人在沉寂片刻之后,紛紛躁動起來。

    “這——”

    “數百年來,咱們巫南的規矩就是用百勝大擂來決斷是非成敗,倘若雙方不答應用百勝大擂來解決糾紛倒也罷了,現在已經說好了要上百勝大擂,卻又在擂前突襲,這,這不好吧?”

    “會被數百年來,死在百勝大擂上的陰魂責罰的!”

    “黑月尊者是這次百勝大擂的主持,火家兩兄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罷兵和談,我們貿然突襲,黑月尊者那邊怎么辦?”

    眾人七嘴八舌,意見不一,說來說去,倒不是怕鬼秦人有多厲害,而是畏懼黑月尊者的怒火。

    這次和談,是看在黑月尊者的面子上才進行,結果大乾一邊卻是要撕破臉皮偷襲,置黑月尊者于何地?

    元嬰之怒,非同小可,凌守敬或許還可以頂著大乾天使的光環來硬抗,他們這些土生土長的巫蠻修士,肯定吃不消這樣明目張膽打黑月尊者的臉面。

    凌守敬胸有成竹地一笑,輕輕一擊掌,軍帳后面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走出兩人。

    第一個是傾向大乾的巫蠻首領火無忌。

    第二個赫然是巫南五路第一高手,在巫南百族中地位尊崇的大巫,這次談判的中間人和百勝大擂的主持人,黑月尊者!

    一時間,牛皮大帳中只剩下了驚駭欲絕的吸氣聲。

    幸好這頂大帳,用了里外九層牛皮縫制,層層牛皮中又夾入了隔絕波動的符箓,無論里面發出多大的響動,都不虞會被外面聽到。

    “我上了火無咎的惡當了!”

    黑月尊者如滿月般白慘慘的大臉上,滿是白天所沒有的怨氣,直截了當道,“火無咎騙我說,是火無忌和大乾刺客謀害了火魯族長,他不過是為父報仇而已,我一時不察,輕信了他的鬼話,才會答應以我的名義做保,設下百勝大擂來決斷此事!”

    “不過現在,我卻發現蛛絲馬跡,明明是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殺死了自己的父親!”

    “他殺死自己的父親,又背叛一向對巫南優撫有加的朝廷,妄圖將整個巫南十萬大山,都卷入到無邊戰火之中!這樣的人,一定是被妖魔侵入了心神,被邪神竊據了頭腦,已經沒有資格,在百勝大擂上耀武揚威了!”

    “我的身份特殊,追隨火無忌的部族侗寨之中,也有不少受我庇護,雖然現在倒向鬼秦一邊,但要我向他們親自動手,卻也于心不忍。”

    “反正,從此刻起,直到朝霞漫天之前,無論發生什么事,我絕不追問就是!”

    黑月尊者說完這句話,似乎余怒未消,冷冰冰掃了眾人一眼,又轉回到了軍帳后面,很快連他的氣息都消失不見。

    這也是一頭老奸巨猾的狐貍,還是打著坐山觀虎斗的主意。

    反正無論是擂臺決戰也好,擂前突襲也罷,隨你們分出高下勝負,不要傷到他的筋骨就好。

    有他這一番保證,卻是令眾多巫蠻修士都歡呼雀躍。

    而凌守敬接下來一番話,更是令他們血脈賁張,嗷嗷亂叫。

    “等會兒在戰陣之中,誰能夠斬落對方的巫蠻修士一顆頭顱,賞黃金一百斤,晶石十斤;斬落鬼秦修士一顆頭顱,賞黃金三百斤,晶石三十斤!若是斬殺火無咎及鬼秦首領者,重賞晶石百斤!”

    李耀知道,古圣界的晶石冶煉和淬煉工藝尚不發達,他們運用的晶石,大部分都是雜質極多的原礦。

    即便如此,平時以“克”來論的晶石,現在卻三五十斤,一百斤地拿出來,也相當令人咂舌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凌守敬又運籌帷幄,連黑月尊者都事先談妥,隱隱支持他們。

    這更給眾多巫蠻修士一種算無遺策,馬到成功的感覺!

    當下,士氣飆升到了極點。

    凌守敬精挑細選的這六十八名巫蠻修士,原本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品種,再加上這番煽風點火,簡直變成了一頭頭饑腸轆轆的瘋虎。

    他還嫌不夠,還要火上澆油,又端來一桶桶的“凌霄醉”。

    李耀卻是從這些酒液中,嘗到了某種興奮藥劑的成分。

    類似他在飛星界曾經遇到過的風雨重星盜團,在廝殺之前,喜歡先給星盜注射一支興奮藥劑“燃燒”,有刺激神經末梢,催動腎上腺素分泌,激發神魂潛能的作用!

    喝下這些摻雜了興奮藥劑的美酒,巫蠻修士更是變得雙目赤紅,天不怕地不怕,如窮兇極惡的餓鬼。

    半個時辰后。

    正是黎明來臨前最黑暗的一刻。

    也是人睡覺最香甜,最深沉,最不容易轉醒的時候。

    火無忌的營地之中早已鼾聲一片,卻也有極少數“精力充沛”的巫蠻修士還在縱酒高歌,哈哈大笑,仿佛還在歡宴之中。

    一支全部由修真者組成,用夜行無影衣遮蔽了靈氣和身形的夜襲小隊,卻是悄悄離開營帳,繞過火魯城寨后面,向對面營帳撲去。

    火無咎的營地中,此刻也是一片寂靜。

    既然約好三天后就要用百勝大擂來決一高下,火無咎這邊的巫蠻和鬼秦修士,當然也要養精蓄銳,以逸待勞。

    營地四周,只有高高低低的幾支火把,螢火飄搖之下,還有幾名神色精悍的鬼秦修士仍舊醒著。

    但他們從寒風凜冽的北地草原而來,對濕熱懊悶、煙瘴彌漫的西南叢林極不適應,也是被瘴氣和蚊蟲折磨得狠了,一個個睡眼惺忪,腦袋直點地。

    夜襲小隊仿佛一條周身裹滿了泥漿的鱷魚,從沼澤中無聲無息地爬出來,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慢慢朝獵物爬去。

    潛入到距離火無咎營地一百多米處,“鱷魚”逐漸分化成了五條更加細小敏捷的毒蛇。

    直到此刻,火無咎營地中依舊風平浪靜,仿佛他們做夢都沒想到,王師會不顧百勝大擂的約定,前來偷襲。

    “啊!”

    忽然,一聲凄厲的慘叫,撕裂了寂靜的夜空,也來開了慘烈突襲的帷幕。

    “轟!轟轟轟!”

    太乙誅心雷在火無咎的營帳中連環炸開,將無數營帳連帶著巫蠻士兵都炸上半空。

    凌守敬率領著數百名玄虎鐵衛中的高手,在火無咎營地中左突右沖,大肆放火、斬殺和踐踏。

    金丹女劍修凌蘭因則是一人一劍,所向披靡。

    巫蠻修士則被重賞沖昏了頭腦,也像是出閘猛虎,竟然比白天時更兇惡百倍。

    三管齊下,無數巫蠻士兵還在睡夢中就被刀光劍影斬死,整座營地都在一片火海中,陷入崩潰的邊緣。

    凌守敬、凌蘭因和巫蠻修士三支三道箭頭,不費吹灰之力,就在營地中央回合。

    戰事進展,實在太順利,順利得有些令人心里發毛。

    直到此刻,他們斬殺的絕大多數都是蠻兵土將,連半個火無咎麾下的巫蠻修士都沒有碰到。

    凌守敬和凌蘭因隱隱嗅到了一絲詭譎的味道。

    但殺紅了眼的巫蠻修士卻顧不了這么多。

    “前面就是火無咎的大帳,殺進去啊!”

    幾十名巫蠻修士嗷嗷直叫,撲進了最華美的一座軍帳。

    但隨后傳來的卻不是意料之中的刀劍交擊聲,而是“轟”一聲巨響!

    在一陣煙塵四起之后,整座軍帳竟然都陷入地底一個巨坑,坑中青色火焰繚繞,化作無數鬼手,將幾十名巫蠻修士緊緊糾纏住,活活燒死!

    “嗚——嗚——嗚——嗚——”

    巫南山林中,響起了北方幽云大草原上時常響起,令人心膽俱裂,魂飛魄散的狼骨號角聲。

    “啪!啪!啪!啪!”

    一枚枚炮彈般的焰火打上半空,綻放出片片彩霞,將大地照耀宛若白晝。

    凌守敬帶來的玄虎鐵衛精銳,包括金丹女劍修凌蘭因,在白慘慘的光芒照耀下,縮成一團,無所遁形。

    四周黑黢黢的叢林中,燈火搖曳,詭影重重,馬嘶狼嘯,赫然是不知道多少數量的鬼秦騎士,將他們團團圍住!(未完待續。)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