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兩千四百九十四章 黑洞
    老頭兒口氣比天大,說的好像溫紫衫都聽他號令一樣。



    楊開哼道:“說的你好像是紅塵大帝一樣!”



    溫紫衫溫殿主似乎是紅塵大帝一手帶大的,若說這世上有誰能夠隨意命令他的話,那無疑只有紅塵大帝無疑了,只不過紅塵大帝這人,游戲人生,浪跡紅塵,來無影去無蹤,居無定所,誰也不知道他在何處,星界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老頭兒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驚聲道:“這你也知道?”



    楊開鄙夷道:“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這老騙子可能真是什么不得了的奇人異士,他能知道那么多秘辛,認識那么多人,甚至讓爻嗣都對他恭恭敬敬的,絕非普通人。



    可若說他是紅塵大帝,楊開怎么也不會相信的。



    無他,因為這里是碎星海!



    碎星海只有道源境武者可以進入,帝尊境根本沒辦法進來,以紅塵大帝的驚人修為,根本不可能來到此地,強行破開界面壁障進入的話,只會讓碎星海變得不穩,繼而崩潰。



    老頭兒微微一笑,不再理會楊開,而是轉頭看向那留下來的道源境武者們,輕嘆一口氣,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



    這些人之所以還會留在這里,明顯是想撈點好處,尤其是現在帝尊境們都已經走干凈了,讓他們少了許多強力的競爭對手,情緒都變得有些激動,躍躍欲試。



    沉吟了一下,老頭兒朗聲道:“爾等留下來無非是想得到那空間戒,既如此……那老夫就遂了爾等心愿吧。”



    眾人一聽,都狐疑地望著他,不知道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這時,老頭兒忽然健步如飛,直接來到了那黑洞前方,也不知道掐了什么神奇的印決。一只手上光芒大放,直接朝那黑洞探了過去。



    “這老家伙……在做什么?”



    “他該不會是想把那空間戒取出來吧?”



    “他有如此本事?嘶……快看,他的手真的伸進去了。”



    “里面是什么情況!哇,光芒好耀眼。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況了。”



    一陣陣嘈雜的吵鬧聲傳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望著老頭兒的動作。



    楊開尤為駭然。



    自這黑洞成型之后,他便清晰地感覺到了一股空間力量的波動,換句話說。那黑洞內部另有一片詭異的空間,只不過這片空間極為不穩,便是他這樣精通空間力量的人,也不敢隨意闖入。



    不曾想,這老頭兒竟能將手伸進那空間內。



    他也精通空間力量?楊開感受之下,卻沒有察覺到任何空間力量的波動,再仔細瞧了一陣,楊開的表情頓時古怪起來。



    少頃,老頭兒忽然低喝一聲,猛地把手一收。



    光芒散去之時。他的手上多了一枚古樸的空間戒。



    眾人一片嘩然,目光火熱地盯著那枚戒指,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而放眼望去,黑洞中那骸骨的手指上,已經空無一物。



    “他真把戒指給取出來了!”



    “這種事也能做到?”



    “簡直神乎其技,那戒指里都有什么東西?”



    “老家伙快把空間戒交出來,我等可繞你不死!”



    在老頭兒將那空間戒取出之后,人群頓時沸騰了,一個個大喊大叫的同時都默默地催動起源力,一副隨時準備撲過來搶奪的樣子。



    楊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道:“老丈,你這下玩大了啊,我看你如何收場!”



    他如今雖然實力不俗,可面對上千位道源境。還是不免有些心虛,這么多人要是一起撲上來,他只有逃跑的份,老頭兒雖然有些深不可測,可楊開也不覺得他能以一敵千。



    老頭兒微微一笑,道:“他們的眼睛只有這戒指。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好了。”



    “給他們?”楊開愕然。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老頭兒已經一甩手,將那空間戒朝虛空某處扔了出去,口中低喝道:“想要的話,自己去搶吧!”



    也不知道老頭兒使了什么手法,那空間戒竟爆起一團光芒,以雷霆之勢,朝遠處飛去。



    “老家伙作死啊,竟把戒指扔了!”



    “你等著,等本少搶到空間戒再來跟你算賬!”



    “啰嗦什么,趕緊去追啊,得此空間戒,可少修五百年!”



    刷刷刷……



    一道道光芒綻放開來,所有武者都化作流光,朝那空間戒被扔出去的方向追了出去,眨眼功夫,上千人一個不剩,全都不見了蹤影。



    老頭兒望著那些人的背影,嘖嘖道:“早知道這法子這么管用,老夫費那么大力氣做什么。”



    他一副懊惱的樣子,一轉頭,看著楊開道:“小子你不去追?那可是大帝的空間戒,里面帝寶無數,靈丹妙藥應有盡有,若能得到,晉升帝尊指日可待。”



    他的語氣充滿了蠱惑之意,顯然是讓楊開也離開這里。



    楊開冷笑道:“老丈你先前也說過,當年諸帝之爭,除了少數幾樣東西都留了下來,其他的都被打的稀爛,那戒指里根本沒什么好東西,我何必去追?”頓了一下,他詭譎一笑,道:“更何況,那空間戒還留在這里,飛出去那個只是一枚假貨,我追它做什么。”



    老頭兒瞪著眼珠子,望著楊開道:“你如何看出來的?老夫這障眼法應該不可能被你看破才對!”



    楊開頷首道:“老丈的障眼法確實出神入化,只是……你連手都沒伸進那黑洞,怎能取出戒指。更何況,這骸骨和戒指看似近在眼前,實則距離我們不知道有多遠,豈是伸出一手就能取得的?看似在眼前的東西,只是空間疊加造成的錯覺。”



    老頭兒驚奇道:“眼光不錯啊,那么你還留在這里,是想要那戒指?”



    楊開道:“我只想知道若惜的血脈之力是什么情況!”



    “這個真不能跟你說,日后你會明白的。”



    也不知道為什么,一提起張若惜的血脈之力,這老頭兒就三緘其口。



    “老夫要去做事了,你速速離開此地吧,這里真的很危險,你死不死沒多大關系,但你懷中的兩個女娃娃,卻不能有半點閃失!”



    “做事?做什么事?”楊開聞言愕然。



    老頭兒卻已經直直地朝那黑洞沖了過去,神情一片肅然,也不知道是不是楊開的錯覺,他竟從這老頭兒眼中看出一絲決絕和悲壯之情,甚至還有一點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意思。



    待到那黑洞前,他雙手迅速結印,猛地朝黑洞處一拍。



    一層漣漪從黑洞前方蕩漾而過,仿佛一扇無形的大門被打開,老頭兒竟直接穿過了那大門,沖進了黑洞之中。



    漣漪蕩過之后,老頭兒的身影消失不見,骸骨也詭異地失蹤了,放眼望去,只有一個黑洞依然留在原地。



    一絲別樣的力量波動從那黑洞之中傳來,這力量的波動讓楊開有些熟悉。



    楊開心中一動,連忙從空間戒里取出一枚玉簡來。



    這玉簡是先前擊殺烏蒙川時,法身從他手上搶過來的,據法身所說,烏蒙川臨死之前似乎是想毀掉這玉簡,也不知道其中隱藏了什么秘密。



    玉簡之上布有玄妙禁制,楊開之前嘗試破解,卻不得其門而入。



    此時此刻,楊開驚奇地發現,這黑洞中傳遞出來的力量波動,與玉簡之上的氣息如出一轍,似乎是同一人留下的。



    而當他取出玉簡的剎那,這枚玉簡竟綻放出絲絲光芒,緊接著,玉簡之上的禁制齊齊主動打開,與黑洞中的力量波動形成了奇特的共鳴。



    無比強大的吸力猛然從黑洞之中傳出,欲要將他吞噬進去。



    楊開大驚,臉色狂變之下便要離開此地。



    可讓他駭然的是,無論他如何努力,竟也沒辦法移動分毫。



    黑洞此刻就如一只張開的獸口,欲要將他一口吞入。



    只堅持了數息功夫,楊開便已無能為力,在被吞噬的前一刻,一揮手將昏迷的張若惜和莫小七丟進了小玄界,同時也將流炎也收了進去。



    才做完這些,楊開便眼前一黑,整個人仿佛墜入了一個無底深淵,不斷地往下墜落,四周沒有半點光明,腳下更是永遠沒有盡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開忽然感覺渾身一疼,腳下有踩到實物的感覺,伴隨著碰地一聲,他發現自己墜落在一片莫名的世界之中。



    這個世界內,沒有日月星辰,連天地靈氣都極為稀薄,但是整個世界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紅色。



    而放眼望去,腳下的大地有殷紅的血水流淌而過,這些血水新鮮至極,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如萬流入海,正朝某個方向徐徐匯聚。



    四周大地,可以看到無數斷肢殘骸,血肉翻卷,可怖至極。



    “這些是……”楊開左右瞧了一陣,臉色一變,低呼道:“在本源海中死去的武者?”



    他所見到的這些鮮血和斷肢殘骸,明顯都是才死去不久的武者留下的,因為所有的斷肢殘骸和尸體都很新鮮,并沒有腐壞的跡象。



    “竟都被吞到這里來了!”楊開神色難看,有些不可思議。(未完待續。)
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上马麻里子磁力链 下载 市来美保 无码全集 mp4 江苏十一选五今日开 长江润发解禁股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麻将纸牌怎么玩 活塞vs猛龙 001417上证指数行情 天津福彩时彩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手机手手机版 股票融资买入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天海翼作品封面跟番号 长沙沐足堂有没有飞机 北单比分技巧 澳洲幸运10下载